低估怨變憤

今天長話短說,最近由逃犯修訂條例開始揚起的風波已經變成海瀟,難以收拾的殘局。由民怨完全變成民憤,如果你問我當中分別我會說是前者類似碎碎唸而後者是破口大罵。至於當中原因是「低估」,包括低估市民對條例的反對聲量、低估對強條例的反應、低估警民關係的惡化程度、低估市民對政府回應的敏感度等。

一系列表態到活動參與者由多數人認為無論如何在其位必演其戲的演員,抱歉是議員或政黨才對。不少人認為常被政黨或議員利用、煽動的學生外,不少普通市民都有參與。專業人仕如法律、醫療和教育等界別,甚至連公務員界別都有表態和參與相關活動。

當然表達方式有很多,因部份市民採用相對激進的方式表達或爭取訴求,於是人指暴力事件是由外國勢力指使,收錢做事。

這年代,我不會相信年輕人不知道破壞帶來的後果,何況部份學生會是未來的專業人仕,他們會做這些行動是因為他們認為站著沒用,才把行動升級。要一個人接受吃警棍、催淚彈和布袋彈,而且還有坐牢的機會,還未算上被制服前有機會受到的暴力對待,要花多少錢才請得起嬌生慣養的香港年輕人出動,他們才不會為那丁點錢賣命。

最近一系列活動不像以前受政黨或某些有影響力團體主導卻一呼百應且一波接一波,那只能代表民怨沸騰。

這一切都被政府低估了,團結、組織力和行動力。現在絕對是個爛攤子,絕對是不容易處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