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有道

如果說集會活動未經批准超時要驅散,那屬於警察職責,我明白;如果說部份示威者使用較激進和暴力手法表達訴求,執行職務時要使用一定武力去制止和展開拘捕行動,我明白;如果說施行武力期間有誤傷他人或造成意料以外的重傷,歸咎於拳腳無眼,我表示明白但不完全認同。

警察有著比平民大的權力和攻擊性高的武器,採取武力時應該更克制和依法或依照守則去應用武器 。除了武力外,執法的手法或是否守法也是相當重要。

今次持續的「黑衣事件」中,元朗、荃灣和北角都有第三方武力團體行動,我就是不理解只有「黑衣人」成主要執法目標包括追捕和控告,甚至默許那些團體辦事或延遲出動到場維持治安的動作。

面對進攻中的示威者採用武力我會形容是無可厚非,但力度強度和應用方法相當值得商榷。混亂情形下誤傷記者、急救員或市民不是完全能避免,但短距開槍、推人落扶手電梯、圍困狂毆和室內擲催淚彈等行為個人認為警方是「殺紅了眼」和加入個人仇恨情緒而行。現場更被發現「黑衣人」手持伸縮警棍攻擊示威者,警方疑似混入示威者當中,在減低警覺性時作出拘捕行動,立刻有人陰謀論指除拘捕行動外,「無間道」的任務包括煽動、發動和參與相對暴力的激進活動,令市民對有關人事反感,增加警方執法認同感。

網上有影片顯示警方對示威者插贓,把長條尖銳物放到被捕示威者身上或行裝上;向著港鐵站內進行發射動作然後車站裡隨即煙霧瀰漫,先否認後來記者會上交代事件才承認在車站發射催淚彈;有記者訪問上面提到的「無間道黑衣人」時向對方問是否警察和要求出示委任證,「無間道」表示無需要出示委任證然後否認是警察就轉頭離開隨後走進一車牌登記為政府登記的小巴裡。三個字,無誠信。

假設遊行錯、示威錯,警察最正義,執法為治安,我無法理解展示證件有何難道。又或者這樣說,證件可以是仿製但市民會因「展示」動作更安心更配合警察的行動。沒證件我可以懷疑你是屋苑保安員、角色扮演喜好人仕等冒警人仕,就算市民不合作也是相當合理,還有出示委任證是警例內容,這代表作為紀律部隊的警員沒紀律還是警隊高層容許警員忽視法紀。或者答案應該是「以上皆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