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急跳牆 事急馬行田

「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俗稱「緊急法」, 於1922年時由港英政府因應海員大罷工事件訂立,並於1997 年過渡到特區政府繼續適用。現行條文授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其認為屬緊急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毋須先經過立法機關審議。

換而言之,「緊急法」是容許行政長官凌駕性地擱置、更改、擴大現行法例,毋須經立法局來制訂新規例的緊急措施。

我不是熟悉法律人仕,資料都是從網上搜集,反正資料是否準確是一回事,市民的擔心大概是以下內容。

規例內容範圍涵蓋審查傳媒、禁止集會、管制交通、沒收財產、修訂法例、強制服務、遞解離境等等,有效時期可持續至另行命令廢除,權力相當廣泛。

2018 年超強颱風山竹襲港。翌日早上,香港天文台改發三號強風信號,但香港多處有塌樹情況,港鐵亦有樹枝壓毀高壓電纜,導致多條路線服務受阻,多個交通網絡接近癱瘓。因以保障市民安全,符合公眾利益為由有立法會議員提議政府可以引用「緊急法」宣佈停工,結果遭特首林鄭回應「沒有法律基礎和後果無法預料」,只是呼籲僱主彈性處理。結果是部分僱主「彈性處理」, 部分則「彈性剝削」,例如不上班或不準時上班就當曠工或是其實扣假、扣獎金等處理方案。

2019年10月4日訂立的「禁止蒙面規例」是自九七回歸後,首次動用「緊急法」執行的法律措施。當時香港正處於反修例運動之中,並出現持續加劇的暴力事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社會已出現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為理由於下午宣佈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條例當日午夜起實施,希望形成阻嚇作用以制止暴力事件發生及加強警方權力以幫助其有效執法。

事實上當市民定義成暴徒、活動被定義成是非法集結時, 警察行動所謂「執法有理」時,市民的行動本就定義為違法時,有多少人介意多背一條罪。此舉反而加強市民與政府關係的撕裂,還有不少爭議性個案,例如「只許警察蒙面不許百姓咳嗽」。

最大爭議是「警權果大執法有理」,蒙面加聚眾,我懷疑如果舉辦一場中國傳統變臉活動日,只要有哪個誰懷疑此活動和修例活動有關,「執法有理」。今年萬聖節就因為大批市民以「蒙面有理」聚集蘭桂坊,表示對「緊急法」和「蒙面法」的不滿,警方當晚七時封閉蘭桂坊出入口。

宣佈訂立「禁蒙面法」後教育局要求學校禁止學生戴口罩、手機遊戲口罩造型被修改等「得啖笑」事件。

相關法例似乎只會增加市民困擾,例如只要有特定人數和裝束警察就可以以其「判斷力」得到「合理懷疑」然後作出拘捕或邀請協助調查的行動。至於濫捕不濫捕,我相信他們主張「寧殺錯不放過」, 「先捕後放」對於警方也是合理合法的按本子辦事。

正如上面提及,「反正都是犯法多背一條罪又何干」,無法阻嚇或打嚇他們所描述的「暴徒活動」。

其實重點不在「蒙面法」而是「緊急法」,回歸後首次被引用後難免會令人擔心「一不離二」。鑑於現時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當是陰謀論都好,市民充斥著不同的擔憂,畢竟「事急馬行田」。下面到出幾個市民擔心出現的情況,供大家分析情況出現的機會。

例子一,假設今次事件過去,然後假設市民遵守「蒙面法」露面出席任何和平遊行示威活動,當有一日惡法重臨或是其他原因引發「勇武再現」,政府可以以「社會已出現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懷疑「勇武活動」和之前和平公眾活動相關,原先合法遊行示威被緊急追溯成不合法進行,對露面出席活動的市民進行拘捕。

例子二,鑑於以往多次情況,為著維持社會公共安全,避免網絡成為「暴徒」溝通工具,引用「緊急法」進行網絡監控和設置防火牆避免市民接觸某些外地網站。

例子三,引用「緊急法」以人民幣取代港元成法定貨幣或「新幣」執行同一政策。

例子四,懷疑市民資助「某些份子」,引用緊急法凍結其資產,包括金錢和物業。

例子五,懷疑某集團資助「某些份子」,引用緊急法凍結其資產,包括金錢和物業。

例子六,由於本港政局混亂甚至失控,為了維持管治穩定,引用「緊急法」宣佈一國兩制失敗,然後取消現有法制,依中國政府法律管治。

「緊急法」絕對可以影響民生和經濟環境,市民的擔心或者是無中生有但非無緣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