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求甚麼

對於香港獨立和五大訴求,個人認為現時條件和形勢獨立機會近乎無可能,當然市民絕對擁有憧憬其他地區生活的權利。

至於五大訴求,第一撤回修例議案,其實政府已宣布議案「壽終正寢」,但不少市民因為沒用上「撤回」二字而不滿意,擔心有隨時恢復二讀流程。個人認為政府不使用「撤回」二字主要原因是「管治尊嚴」,表示不被市民威脅,但我相信林鄭在位期間議案再次提出的機會頗小。反之,今次撤回不撤回都好,我相信將來只要「阿爺」下命令,特區政府繞多遠小道亦有方法讓議案借屍還魂,不必急於一時。

第二和第三分別是撤回暴動定性和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既然警方將部份行動定義是暴動,部份表達訴求行動又涉及本質違法行為,我看這兩項訴求要達成相當困難,這涉及一個地方的管治威信。當然不少人包括本人認為管治威信早就蕩然無存,警黑合作、過度武力、越權執法和仇恨報復等等,這就涉及到第四訴求,個人認為政府或警方唯一能夠回應,甚至滿足市民的一項訴求。

第四項訴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方執法期間存在不少值得質疑的行動,因此我認為就此作出跟進和不回避的正式回應是必須。既然在記者會以「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但亦都要改善」回應問題,不是說所有警察都是「黑警」,但若執法同涉違法就不該包庇並負上刑責,就算行動沒違反指引或法律也會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委員會就有其效用,亦可讓市民感受政府或警方修補撕裂關係的誠意,未來執法亦會有更大的認受性和公信力。其實市民都未擔心調查委員會是否真獨立、是否公正,政府就把這道門牢牢關上,我看不透。

第五項訴求個人覺得是買菜搭根蔥,真雙普選的訴求不是沒提出過,答案問誰也知道,不多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