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斬死的警察

對於條例修訂可以覺得沒無感;對於遊行示威可以覺得嘈雜擾民;對於衝擊破壞可以覺得暴力不該等等。 儘管對於政治或一切衍生產品冷感,最近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大概都略知一二吧。情形是當日市民在港鐵站附近遭一班白衣人襲擊,亦因被襲者無共同政治背景、年齡層和某些團體背景所以被描述為「無差別襲擊」,大概是下班而、放學或是買完菜回家途中都會有機會被襲擊的概念。 以往偶爾都會發生黑幫幫派或內部爭執毆鬥事件,警方都會出行動拘捕有關人仕。「在公眾地方打鬥」或是「普通襲擊」在未正式確認是打鬥還是單方面被襲擊時也會有雙雙拘捕調查,不論政見原因或是哪一方「先撩者賤」,類似情況在我眼中應該先捕或用警方方法暫停再跟進。 黑幫仇殺毆鬥某程度是有目標方向的行動,公眾地方見人就打卻是無法理解目標的行動,行動原因不明但警方姍姍來遲卻是事實。 雖然有人說屬「職責」,不過我認為人有血肉會害怕兩拳難敵四手的情況也屬正常,對於有影片看到兩名警員在附近出現然後回頭沒制止暴力事件我個人先將動作定義成視察和要求增援。再說一次,反應太慢了。 有朋友指事件發生前幾日已經收到屋苑住客群組有提醒當日要小心,我可不相信警方不知情,事件處理絕對是令市民失望。 事件可以是要調查要跟進但當時聽警方說看不到持有武器和打鬥,我會覺得不是說的低能就是他覺得聽的低能,難道網上的影片都是在拍電影? 多年前出現過有市民在醫院門前要救但被拒,警局會關門是一種甚麼概念,大概是某一天被「點錯相」被追斬,邊避邊跑終於到警局門前,然後因為沒有回應最終被斬死。 這回被斬死的是香港警察的威信,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Pokemon 名偵探皮卡丘

首先我必須提到我認識的系列叫做「寵物小精靈」,這個翻譯音不乎意不像,但是這絕對是我一向聽慣的名字。至於「寶可夢」,音似乎是貼切於普通話,我理解官方想要有統一性,而香港地區市場較小,但理性理解以外還是想表達我是講廣東話的。 好啦言歸正傳,這套電影是跟想像不一樣。首先先表示非種族歧視,本來以為主角叫小智所以看到黑人做主角覺得有點不一樣,不過事實上演員是沒問題的。然後電影中的比卡超透過電腦特效呈現真實生物般的毛髮感覺而不是動畫「填色」效果,除了主角外,其他寵物小精靈都有藉著特技效果加強現實感,觀看時投入感亦加強。 「紅黃藍綠」時代的御三家有出現、首部劇場版主要角色「超夢夢」亦有出現,對於成長在寵物小精靈出現時間的我,相當有親切感。 本以為是百份百兒童向,卻有偵探和動作劇情,相當豐富。奸角人老想更換身體尚可理解,但要將其他人變到入小精靈身體裡的理念真的有點無法理解。 最終比卡超的身份更是驚喜,偵探、動作、科幻和親情,亦因它是「寵物小精靈」完全是我的回憶因而加分不少,電影整體都比預期中「卡通真人版」的預期好得多,一看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