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周星馳

周星馳,我心目中的他是其中一名能代表港產片的人。

到現在我仍能背誦出某些作品的「打油詩」,言談間引用作品的經典對白,甚至口吻。以大部份作品較港式來說,就他的作品風格來說能夠成功打入及紅遍中台,甚至日本等地,可算相當傳奇。 Continue reading “對於我周星馳”

是日午餐焦油拌尼古丁

看看手錶,
時分兩手指著的是被安排好的時間,
名為午餐,又名午飯,
反正就是喘口氣的時間,
貪婪大力的,
仿佛這是唯一能呼吸的時間。

管他午餐還是午飯,
我都不需要,
吾就在這「午時」獨往花槽角落點燃一撮火焰,
然後變小火光,
吸然後呼,
直到紙捲變成廢物,
再來下一支。

一個人一背影一角一支煙,
一小時接一支又一支再一支,
然後回去做煙蒂,
做煙灰。

新人類誕生

中國科學家日前宣稱創下世界首例,透過基因編輯技術,幫助一對愛滋夫妻生下能先天對愛滋病免疫的雙胞胎。

事件聽起來有替人完夢的感覺,但隨即而來當然是種種質疑,包括技術成熟度和掌握度、基因改造後其他風險、人道問題和宗教反對等。 Continue reading “新人類誕生”

任何仁

前一陣子,香港消防處推出的新吉祥物成為網路熱話,因為有別於一般的吉祥物總是走可愛路線,而名為「任何仁」的吉祥物是個藍色緊身膠衣男,教一些急救知識。 Continue reading “任何仁”

愛要做床要叫

常聽人家說愛不是光用嘴巴說有多愛對方,而是要行動證明,概括時間、精神和金錢的付諸行動,此為如何「做愛」。然而切切實實的做愛,由於早期兩性關係都是先生愛後做愛,亦有因愛而做愛的說法和做愛令關係昇華的說法,因為相愛而展露彼此最私隱的身體部份並進行親密活動,不少人焦點都放在性器官交合的過程,性交。 Continue reading “愛要做床要叫”

強直鎖舞

早前發病而不良於行後,身體可算得上是聽聽話話,托賴正常。數星期前開始發現關節有異況,活動起來會出現卡住卡住的怪聲,以我知道就算健康人仕也會有機會出現這情況,所以不太理會。不過就最近開始有惡化,使我有點害怕,是非常害怕。 Continue reading “強直鎖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