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無間道

假設執法機構定義了示威是犯罪犯法,警方於執法期間如處理黑黃賭毒等行動一樣動用卧底,我表示理解。理解不代表認同,因為現在警方最缺乏就是市民的信任,而信任正正就是不認同的主因。 警方或政府頻密的記者招待會都是火上加油。記者招待會的言論不是沒營養就是有挑釁示威者的火藥味,例如「鐳射槍」之說及其執法程序和指歡迎受創女生報案等。 就算是多支持警察的市民,只會在有特別活動進行事才穿上支持警察的衣物。機場事件中的記者,沒記者證反而在採訪期間攜帶相關「支持警察」的衣服,我看著是劇本。 再加上早前卧底直接在行動中零秒浮上水面公然執法,恕我對政府加上欲加之罪,個人感受就是政府或中央嫌事情不夠大,就是要助燃升溫,促進示威者造成一些不可收拾的局面,藉此重拾市民的支持、中央大力支持,更方便以更強硬方式處理。 怪不得市民對警方不信任,看到掃黃行動執勤期間藉工作去免費召妓的新聞,看到休班警員性犯罪和盜竊的新聞,非無原因吧。雖高層說警員不會參與,但我認為跟本沒人能保證混入人群的警員不會有任何煽動和執行示威中涉及破壞和違法行為。 可以說我是陰謀論,我說我是事實論陰謀。

暴力有道

如果說集會活動未經批准超時要驅散,那屬於警察職責,我明白;如果說部份示威者使用較激進和暴力手法表達訴求,執行職務時要使用一定武力去制止和展開拘捕行動,我明白;如果說施行武力期間有誤傷他人或造成意料以外的重傷,歸咎於拳腳無眼,我表示明白但不完全認同。 警察有著比平民大的權力和攻擊性高的武器,採取武力時應該更克制和依法或依照守則去應用武器 。除了武力外,執法的手法或是否守法也是相當重要。 今次持續的「黑衣事件」中,元朗、荃灣和北角都有第三方武力團體行動,我就是不理解只有「黑衣人」成主要執法目標包括追捕和控告,甚至默許那些團體辦事或延遲出動到場維持治安的動作。 面對進攻中的示威者採用武力我會形容是無可厚非,但力度強度和應用方法相當值得商榷。混亂情形下誤傷記者、急救員或市民不是完全能避免,但短距開槍、推人落扶手電梯、圍困狂毆和室內擲催淚彈等行為個人認為警方是「殺紅了眼」和加入個人仇恨情緒而行。現場更被發現「黑衣人」手持伸縮警棍攻擊示威者,警方疑似混入示威者當中,在減低警覺性時作出拘捕行動,立刻有人陰謀論指除拘捕行動外,「無間道」的任務包括煽動、發動和參與相對暴力的激進活動,令市民對有關人事反感,增加警方執法認同感。 網上有影片顯示警方對示威者插贓,把長條尖銳物放到被捕示威者身上或行裝上;向著港鐵站內進行發射動作然後車站裡隨即煙霧瀰漫,先否認後來記者會上交代事件才承認在車站發射催淚彈;有記者訪問上面提到的「無間道黑衣人」時向對方問是否警察和要求出示委任證,「無間道」表示無需要出示委任證然後否認是警察就轉頭離開隨後走進一車牌登記為政府登記的小巴裡。三個字,無誠信。 假設遊行錯、示威錯,警察最正義,執法為治安,我無法理解展示證件有何難道。又或者這樣說,證件可以是仿製但市民會因「展示」動作更安心更配合警察的行動。沒證件我可以懷疑你是屋苑保安員、角色扮演喜好人仕等冒警人仕,就算市民不合作也是相當合理,還有出示委任證是警例內容,這代表作為紀律部隊的警員沒紀律還是警隊高層容許警員忽視法紀。或者答案應該是「以上皆是」。

低估怨變憤

今天長話短說,最近由逃犯修訂條例開始揚起的風波已經變成海瀟,難以收拾的殘局。由民怨完全變成民憤,如果你問我當中分別我會說是前者類似碎碎唸而後者是破口大罵。至於當中原因是「低估」,包括低估市民對條例的反對聲量、低估對強條例的反應、低估警民關係的惡化程度、低估市民對政府回應的敏感度等。 一系列表態到活動參與者由多數人認為無論如何在其位必演其戲的演員,抱歉是議員或政黨才對。不少人認為常被政黨或議員利用、煽動的學生外,不少普通市民都有參與。專業人仕如法律、醫療和教育等界別,甚至連公務員界別都有表態和參與相關活動。 當然表達方式有很多,因部份市民採用相對激進的方式表達或爭取訴求,於是人指暴力事件是由外國勢力指使,收錢做事。 這年代,我不會相信年輕人不知道破壞帶來的後果,何況部份學生會是未來的專業人仕,他們會做這些行動是因為他們認為站著沒用,才把行動升級。要一個人接受吃警棍、催淚彈和布袋彈,而且還有坐牢的機會,還未算上被制服前有機會受到的暴力對待,要花多少錢才請得起嬌生慣養的香港年輕人出動,他們才不會為那丁點錢賣命。 最近一系列活動不像以前受政黨或某些有影響力團體主導卻一呼百應且一波接一波,那只能代表民怨沸騰。 這一切都被政府低估了,團結、組織力和行動力。現在絕對是個爛攤子,絕對是不容易處理。

傳奇何妖

何君堯真可算是一個傳奇人物,根據維基百科資料描述,是「香港激進建制派政治人物」。最近最紅的政治人物莫過於他了,事緣是在被斬死的警察一文中提及的元朗暴力事件發生期間,有人拍到短片顯示何君堯跟相關人物握手問好、舉拇指及鼓掌,使人懷疑何生是跟事件有關,就算無關也知情。 因為被懷疑何君堯在事件發生之後一日開了個記者招待會交代事情,何君堯稱與襲擊事件沒有任何關係,只不過是晚飯後送朋友回家,順便路過。流傳影片跟疑似黑社會分子友好活動是因為政見相似和其知名度而合理地發生,說自己不支持暴力行為卻指白衣元朗居民行為是「保家衛族」要被讚揚。言論一出的另一日,市民發起「問候何君堯大行動」,到他的辦事處抗議,張貼抗議單張,最後還有人撞破玻璃。隨後更有不少跟何生相關的教育團體聯署譴責其言行,割席碎片遍佈滿地。 何君堯父母在良田村墓園的墳墓被人拆毀,墓碑被推倒,墳旁被噴上「官黑勾結」及「何君堯孝子」字,墳墓上被噴上髒話和黑社會幫派名字。個人不太贊成動人家父母墳墓,錯的是何其言、何其行。 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先假設何生無份參與暴力活動,其社會閱歷也得知瓜田梨下,某些情況需要避說、避做、避辯,何況何生算是一個相當惹火的政治人物,經多事也未長智慧,講多錯多的人可能需要考慮的不是修改劇本對白而是不為角色設計任何對白。 根據何君堯的言論我得到的訊息是大概知道某些元朗居民會有某些行動但完全了解其內容,先不說我理解有沒錯誤但我深信他即使沒參與也有一定程度的知情。我作為一個市民,對於作為一個議員、一個市民的何君堯先生,期望他於得悉有大事件發生後通知警方甚至催促警方提作出準備也不為過份,那怕是狼來了。 比起何君堯,我較喜歡的是香港騎師何澤堯。

被斬死的警察

對於條例修訂可以覺得沒無感;對於遊行示威可以覺得嘈雜擾民;對於衝擊破壞可以覺得暴力不該等等。 儘管對於政治或一切衍生產品冷感,最近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大概都略知一二吧。情形是當日市民在港鐵站附近遭一班白衣人襲擊,亦因被襲者無共同政治背景、年齡層和某些團體背景所以被描述為「無差別襲擊」,大概是下班而、放學或是買完菜回家途中都會有機會被襲擊的概念。 以往偶爾都會發生黑幫幫派或內部爭執毆鬥事件,警方都會出行動拘捕有關人仕。「在公眾地方打鬥」或是「普通襲擊」在未正式確認是打鬥還是單方面被襲擊時也會有雙雙拘捕調查,不論政見原因或是哪一方「先撩者賤」,類似情況在我眼中應該先捕或用警方方法暫停再跟進。 黑幫仇殺毆鬥某程度是有目標方向的行動,公眾地方見人就打卻是無法理解目標的行動,行動原因不明但警方姍姍來遲卻是事實。 雖然有人說屬「職責」,不過我認為人有血肉會害怕兩拳難敵四手的情況也屬正常,對於有影片看到兩名警員在附近出現然後回頭沒制止暴力事件我個人先將動作定義成視察和要求增援。再說一次,反應太慢了。 有朋友指事件發生前幾日已經收到屋苑住客群組有提醒當日要小心,我可不相信警方不知情,事件處理絕對是令市民失望。 事件可以是要調查要跟進但當時聽警方說看不到持有武器和打鬥,我會覺得不是說的低能就是他覺得聽的低能,難道網上的影片都是在拍電影? 多年前出現過有市民在醫院門前要救但被拒,警局會關門是一種甚麼概念,大概是某一天被「點錯相」被追斬,邊避邊跑終於到警局門前,然後因為沒有回應最終被斬死。 這回被斬死的是香港警察的威信,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Pokemon 名偵探皮卡丘

首先我必須提到我認識的系列叫做「寵物小精靈」,這個翻譯音不乎意不像,但是這絕對是我一向聽慣的名字。至於「寶可夢」,音似乎是貼切於普通話,我理解官方想要有統一性,而香港地區市場較小,但理性理解以外還是想表達我是講廣東話的。 好啦言歸正傳,這套電影是跟想像不一樣。首先先表示非種族歧視,本來以為主角叫小智所以看到黑人做主角覺得有點不一樣,不過事實上演員是沒問題的。然後電影中的比卡超透過電腦特效呈現真實生物般的毛髮感覺而不是動畫「填色」效果,除了主角外,其他寵物小精靈都有藉著特技效果加強現實感,觀看時投入感亦加強。 「紅黃藍綠」時代的御三家有出現、首部劇場版主要角色「超夢夢」亦有出現,對於成長在寵物小精靈出現時間的我,相當有親切感。 本以為是百份百兒童向,卻有偵探和動作劇情,相當豐富。奸角人老想更換身體尚可理解,但要將其他人變到入小精靈身體裡的理念真的有點無法理解。 最終比卡超的身份更是驚喜,偵探、動作、科幻和親情,亦因它是「寵物小精靈」完全是我的回憶因而加分不少,電影整體都比預期中「卡通真人版」的預期好得多,一看無仿。

感覺感受和反應

今天要分享的主角是「感覺」,說者有心看者自己套用在有意之事上,反正得覺得適合套用的情況相當多。 例子中反應強度不代表當時人感受熱量的大小,就算是沒作出反應亦不代表燙到,然而即時被沸水燙倒又不代表一定燙傷。因此存在著「感覺」、「感受」和「反應」,三者有著不一定對應的關係,因人而異。 再一個例子是按摩,感覺到力度不一定享受,享受又不一定歡愉呻吟,大叫大叫著的又不一定不受得力又或者是特別享受,反而旁邊舒服到呼呼熟睡的可能才是最享受的一個。 同一事情,大家可以有相同或不同的感覺,然而依著不同人性格、背景等因素而有著相同或不同的反應,而反射動作大小程度又不一定反映得到大家對這件事感受的深淺。 一樣米養百樣人,大家可以有著不同的「感覺」、「感受」和「反應」,跟你不完全一樣的不一定不屬同路人,可以是步伐非完全一致但方向相同。 走的路,人的反應都是只屬於對方自己的,有感受是正常的,批評亦算是合理反應之一但批鬥則不應該。別人跟你不同感覺、感受又怎會有一樣反應,那不代表對於的習慣、看法和做法是有問題。 批鬥傷感情亦是相當野蠻,這個時代應該能夠容許同時存在多種聲音。又一個例子,我跟你是相識的,你食素我食肉,不代表一定不能同台吃飯,例如「碟頭飯」,你有你吃羅漢齋,我有我干炒牛河,依然可以談笑風生,若然話題到環保、宗教甚至健康話題,如果意見不同可以選擇避重就輕甚至直接跳過。食素者可以以分享和勸喻形式跟我說吃肉有多不環保且殺生之類,說話見我無動於衷就自己轉移話題,倒不能指摘對方殺手多說對方不是,直指對方是做錯事,一旦這樣做就容易傷感情了。難道我又取笑你吃有機菜是錢多買爛菜,相當愚蠢。 話不投機半句多,就少說半句,好朋友當不成亦不一定到敵對的局面。嘗試體會不同人的「感覺」、「感受」和「反應」有時候更能夠開拓視野,擴闊思維,減少鑽牛角尖呢。

龍珠超布洛尼

「又是布羅尼」,這是在巴士看到宣傳海報時的第一感覺,不過由於我未曾試過在戲院觀看龍珠而我的模型收集主要是龍珠,不朝聖一下確實說不過去。恰巧第一天上映就是我的假期,當天晚上就網上購票會一會悟空和比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