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不來

曾經有人問我:「如果有一天她要離開你你會怎辦?」
我回答:「她要走我怎留,隨她走應她求。」
今天那人對我說:「記得當日有人答得瀟灑,今日卻整個人像被狗屎雨灑。」
瀟灑是理性,但狗屎雨是感性。

從憐惜開始,
本來用意是關心,
交心、用心、上心、真心……
過渡了不少時間、事情,
全心、全意,
疼愛、寵愛、愛護、教導……

曾禱告過的期限,
老天爺老實的不多也不少地實現,
至少讓她穩定渡過這重要日子,
責任完……

火柴新擦的火種,
可被一杯水淋熄;
經時間蔓延的火焰,
同樣一杯水,
卻是杯水車薪。

習慣是一種病,
猶如一種強迫症使人不由自主。
洗澡脫衣服穿衣服的次序、
睡覺睡姿和方向、
先吃菜後吃飯或先吃飯後吃菜,
習慣一成儘管刻意去改也有一天恢復原狀。

對於我,
承諾就是「維護說出的話」。
不會讓妳受傷害;
盡全力寵愛妳;
飾演妳失去的肩膊;
無論做甚麼錯事都不會生妳氣;
即使令妳討厭和反感也要指出你錯處;
鬧脾氣都不要罵髒話和提分開……
永遠不會當提出分手的一方;
永遠地愛自己愛過的人。

如果這是和平,
保留禮物;
保留回憶,
作生命的書簽。
至於感覺,
不保留不要緊,
想起提起時,
希望會是「一個對我好的人」。
足夠、滿足……

「喜歡我甚麼?」
「不知道。」
或者就是那對我來說能融化一切妳專屬的笑容,
其實很多時面對妳發呆都是被妳溫暖的笑容迷倒,
從第一天到最後一天,
依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