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估怨變憤

今天長話短說,最近由逃犯修訂條例開始揚起的風波已經變成海瀟,難以收拾的殘局。由民怨完全變成民憤,如果你問我當中分別我會說是前者類似碎碎唸而後者是破口大罵。至於當中原因是「低估」,包括低估市民對條例的反對聲量、低估對強條例的反應、低估警民關係的惡化程度、低估市民對政府回應的敏感度等。 一系列表態到活動參與者由多數人認為無論如何在其位必演其戲的演員,抱歉是議員或政黨才對。不少人認為常被政黨或議員利用、煽動的學生外,不少普通市民都有參與。專業人仕如法律、醫療和教育等界別,甚至連公務員界別都有表態和參與相關活動。 當然表達方式有很多,因部份市民採用相對激進的方式表達或爭取訴求,於是人指暴力事件是由外國勢力指使,收錢做事。 這年代,我不會相信年輕人不知道破壞帶來的後果,何況部份學生會是未來的專業人仕,他們會做這些行動是因為他們認為站著沒用,才把行動升級。要一個人接受吃警棍、催淚彈和布袋彈,而且還有坐牢的機會,還未算上被制服前有機會受到的暴力對待,要花多少錢才請得起嬌生慣養的香港年輕人出動,他們才不會為那丁點錢賣命。 最近一系列活動不像以前受政黨或某些有影響力團體主導卻一呼百應且一波接一波,那只能代表民怨沸騰。 這一切都被政府低估了,團結、組織力和行動力。現在絕對是個爛攤子,絕對是不容易處理。

傳奇何妖

何君堯真可算是一個傳奇人物,根據維基百科資料描述,是「香港激進建制派政治人物」。最近最紅的政治人物莫過於他了,事緣是在被斬死的警察一文中提及的元朗暴力事件發生期間,有人拍到短片顯示何君堯跟相關人物握手問好、舉拇指及鼓掌,使人懷疑何生是跟事件有關,就算無關也知情。 因為被懷疑何君堯在事件發生之後一日開了個記者招待會交代事情,何君堯稱與襲擊事件沒有任何關係,只不過是晚飯後送朋友回家,順便路過。流傳影片跟疑似黑社會分子友好活動是因為政見相似和其知名度而合理地發生,說自己不支持暴力行為卻指白衣元朗居民行為是「保家衛族」要被讚揚。言論一出的另一日,市民發起「問候何君堯大行動」,到他的辦事處抗議,張貼抗議單張,最後還有人撞破玻璃。隨後更有不少跟何生相關的教育團體聯署譴責其言行,割席碎片遍佈滿地。 何君堯父母在良田村墓園的墳墓被人拆毀,墓碑被推倒,墳旁被噴上「官黑勾結」及「何君堯孝子」字,墳墓上被噴上髒話和黑社會幫派名字。個人不太贊成動人家父母墳墓,錯的是何其言、何其行。 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先假設何生無份參與暴力活動,其社會閱歷也得知瓜田梨下,某些情況需要避說、避做、避辯,何況何生算是一個相當惹火的政治人物,經多事也未長智慧,講多錯多的人可能需要考慮的不是修改劇本對白而是不為角色設計任何對白。 根據何君堯的言論我得到的訊息是大概知道某些元朗居民會有某些行動但完全了解其內容,先不說我理解有沒錯誤但我深信他即使沒參與也有一定程度的知情。我作為一個市民,對於作為一個議員、一個市民的何君堯先生,期望他於得悉有大事件發生後通知警方甚至催促警方提作出準備也不為過份,那怕是狼來了。 比起何君堯,我較喜歡的是香港騎師何澤堯。

被斬死的警察

對於條例修訂可以覺得沒無感;對於遊行示威可以覺得嘈雜擾民;對於衝擊破壞可以覺得暴力不該等等。 儘管對於政治或一切衍生產品冷感,最近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大概都略知一二吧。情形是當日市民在港鐵站附近遭一班白衣人襲擊,亦因被襲者無共同政治背景、年齡層和某些團體背景所以被描述為「無差別襲擊」,大概是下班而、放學或是買完菜回家途中都會有機會被襲擊的概念。 以往偶爾都會發生黑幫幫派或內部爭執毆鬥事件,警方都會出行動拘捕有關人仕。「在公眾地方打鬥」或是「普通襲擊」在未正式確認是打鬥還是單方面被襲擊時也會有雙雙拘捕調查,不論政見原因或是哪一方「先撩者賤」,類似情況在我眼中應該先捕或用警方方法暫停再跟進。 黑幫仇殺毆鬥某程度是有目標方向的行動,公眾地方見人就打卻是無法理解目標的行動,行動原因不明但警方姍姍來遲卻是事實。 雖然有人說屬「職責」,不過我認為人有血肉會害怕兩拳難敵四手的情況也屬正常,對於有影片看到兩名警員在附近出現然後回頭沒制止暴力事件我個人先將動作定義成視察和要求增援。再說一次,反應太慢了。 有朋友指事件發生前幾日已經收到屋苑住客群組有提醒當日要小心,我可不相信警方不知情,事件處理絕對是令市民失望。 事件可以是要調查要跟進但當時聽警方說看不到持有武器和打鬥,我會覺得不是說的低能就是他覺得聽的低能,難道網上的影片都是在拍電影? 多年前出現過有市民在醫院門前要救但被拒,警局會關門是一種甚麼概念,大概是某一天被「點錯相」被追斬,邊避邊跑終於到警局門前,然後因為沒有回應最終被斬死。 這回被斬死的是香港警察的威信,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2018 年度施政報告

最近2018 年施政報告已公佈了幾天,當中內容細節可以於政府網頁瀏覽。今天,不作多餘的「複制貼上」,這裡只是簡單分享個人有關注到的項目,不過如果要我給一句感想,大概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山竹思潮

較早時間颱風山竹襲港,威力相當驚人,如果說上年天鴿已經不弱,這回我對颱風的破壞力感受更深。文章發出已是風後兩星期,工人所整理的樹枝樹木還未完全清理,上街抬頭望亦不難看見折斷樹枝樹幹,還有彎曲的燈柱路牌等等的「風痕」。正如特首所說,幸慶無人因風災死亡,今天嘗試以較不同的立場整理「這顆山竹」的事件。

港澳台居民申領居住證

內地將於九月一日起接受合資格港澳台居民申領居住證,國務院辦公廳發出《港澳台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透露居住證有效期限為五年,由縣級人民政府公安機關簽發。申請人需要提交居住地住址、就業、就讀等資料證明,並到指定公安派出所或戶政辦證大廳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