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午餐焦油拌尼古丁

看看手錶, 時分兩手指著的是被安排好的時間, 名為午餐,又名午飯, 反正就是喘口氣的時間, 貪婪大力的, 仿佛這是唯一能呼吸的時間。 管他午餐還是午飯, 我都不需要, 吾就在這「午時」獨往花槽角落點燃一撮火焰, 然後變小火光, 吸然後呼, 直到紙捲變成廢物, 再來下一支。 一個人一背影一角一支煙, 一小時接一支又一支再一支, 然後回去做煙蒂, 做煙灰。

中國好聲音

我追看了「中國好聲音」好幾屆,今季度亦剛剛完結,「鳥巢夜」名字有夠響但最終節目呈現的緊張程度和參賽者進步或改變沒中間淘汰賽期間程度來得大。當然這只屬個人感受,不帶任何客觀因素,亦無法帶客觀因素。內地和台灣這類選秀節目相當氾濫,選擇「好聲音」作唯一追看節目只是最初接觸就是它,多年來的習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