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士勇武進行曲

今次想說的話很短,老套一句「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路走了一段時間後不妨休息一下,恢復疲勞的肉體和精神,整理思緒免迷失,亦可以檢討改善。 三級別的「休息」,原地紮營不行進,以上且不接收資訊,以上且離開香港數天。 每個人都重要,同時要告訴自己並不是那麼重要,離場小休隊友不會怪責你,亦不需要自責。 對了國慶快到了,有一日聽到國歌便看起歌詞,有著不一樣的體會,特別有投入感。

海賊王劇場版奪寶爭霸戰

上代鼻祖明哥甚至應該稱明爺其中一大貢獻是開創了不少動漫元素和將某些既有元素發揚光大,而尾田成長就是浸淫在這個動漫時代,作品亦受到明爺之啟發加上早期工作吸收其他漫畫家優點,最終造就了「海賊王」。 如果說尾田榮一郎是喝著鳥山明奶水茁壯成長並有機會青出於藍的漫畫家絕對是不誇張,一動漫有著熱血、打鬥、冒險,甚至政治等元素而不混亂,而其世界觀、人物和伏線設定之精妙,實屬難以超越。 我不會將兩個世代的人直接比較,畢竟沒有前人試作成功就沒有新世代的借鏡參考,更多改善或創新空間。 「海賊王劇場版奪寶爭霸戰」是最新劇場版,我看的是MX 4D版本,簡單而言就是多了吹風、震動、閃光、煙霧等幕外元素,令投入感提高。描述有點平淡,效果卻真的高不少。 先講基本背景,是承接動畫或者應該說動畫是刻意加入意外得到門卷的情節去鋪排劇場版。不過在時間軸上是矛盾的,因為根據主線主角團隊兵分兩路和其他角色事件的發生,劇場版出現的角色是無可能同時間出現,故可以看成平行時空。 雖然很多都走馬看花草草帶過但劇場版中出現的角色真的可以是「彩蛋放題」,只要細心留意粉絲定能找到不少以前出現,甚至以為不會再出現的角色。至於場景,不少畫面是經典重現或致敬,只要細心留意。 熱鬧的嘉年華做到,精彩的打鬥亦不缺,海賊、革命軍、CP、七武海的共同合作還是新鮮地出現,希望這梗不會被濫用。或者是屈服於主角光環的關係我還是覺得擊敗奸角有點太輕易。 一個前海賊王船員,前期未用果實完勝包括路飛的最惡世代,後期竟卻出現意志動搖露出破綻的情況。事實上以劇情的交代上,奸角行動動機缺乏,果實的作用也未能說服我除了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大的活靶外有其他作用。 很早之前就覺得屠魔令沒有那麼恐怖,在故事發展到現在,起初令人聞風喪膽的屠魔令變成似乎成為了一種經典重提,其實是不值一提。 有看過海賊王作品,烏索普會打出「神發揮」不令人意外,還是欣賞其橋段鋪排,雖然有點老套。網上有人指其中出現的雀斑少女是艾斯的妹妹,雖然我對艾斯無愛,消息不輪真假經這樣腦補後,似乎又多了點懷念味道。

還能求甚麼

對於香港獨立和五大訴求,個人認為現時條件和形勢獨立機會近乎無可能,當然市民絕對擁有憧憬其他地區生活的權利。 至於五大訴求,第一撤回修例議案,其實政府已宣布議案「壽終正寢」,但不少市民因為沒用上「撤回」二字而不滿意,擔心有隨時恢復二讀流程。個人認為政府不使用「撤回」二字主要原因是「管治尊嚴」,表示不被市民威脅,但我相信林鄭在位期間議案再次提出的機會頗小。反之,今次撤回不撤回都好,我相信將來只要「阿爺」下命令,特區政府繞多遠小道亦有方法讓議案借屍還魂,不必急於一時。 第二和第三分別是撤回暴動定性和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既然警方將部份行動定義是暴動,部份表達訴求行動又涉及本質違法行為,我看這兩項訴求要達成相當困難,這涉及一個地方的管治威信。當然不少人包括本人認為管治威信早就蕩然無存,警黑合作、過度武力、越權執法和仇恨報復等等,這就涉及到第四訴求,個人認為政府或警方唯一能夠回應,甚至滿足市民的一項訴求。 第四項訴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方執法期間存在不少值得質疑的行動,因此我認為就此作出跟進和不回避的正式回應是必須。既然在記者會以「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但亦都要改善」回應問題,不是說所有警察都是「黑警」,但若執法同涉違法就不該包庇並負上刑責,就算行動沒違反指引或法律也會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委員會就有其效用,亦可讓市民感受政府或警方修補撕裂關係的誠意,未來執法亦會有更大的認受性和公信力。其實市民都未擔心調查委員會是否真獨立、是否公正,政府就把這道門牢牢關上,我看不透。 第五項訴求個人覺得是買菜搭根蔥,真雙普選的訴求不是沒提出過,答案問誰也知道,不多說。

和理非手牽手

「波羅的海之路」出現於1989年8月23日,為爭取脫離蘇聯,波羅的海三個國家愛沙尼亞、立陶宛和拉脫維亞發起歷史性的和平抗議。當日時有約200萬人手牽手築成一條長逾600公里的人鏈,橫跨三國首都,以抗議蘇聯於1939年8月23日與納粹德國秘密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後,佔領三國。後來三國陸續脫離蘇聯,宣布獨立。 而本月二十三日晚上則有模仿上述「波羅的海之路」運動的和理非抗爭方式,向世界呈現香港市民的團結,希望國際關注並支持,爭同時取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正視民意。 為令途人看到參與者都將手機電筒打開,造成由光點構成的路線。當日沒參與但有幸途經而有體會。在步行至巴士看到活動參與者只在路邊,沒有阻塞通道,在交通燈轉成行人走時會走到馬路串聯一起而行車時又不會阻車跑回行人路兩側,十分和平。 路線和人數不特別提,個人感受是團結和感動,在巴士打開自己手機電筒向街上參與者揮手表示支持。 這是真正的和平、理性和非暴力。

兩個稍快的快餐

今日帶來兩宗新聞。 將軍澳景林邨隧道發生發生持刀傷人案,三人受傷,疑犯昨午在羅湖過境時被捕。 多名街坊表示聯絡警方警方反應慢,自發通宵搜證緝兇,其團結力可嘉。事件上拘捕動作是用上警力外,不少應有警方做的動作都由市民自發性作出行動,反應仍有極大進步空間。 六月,一名涉襲警被捕的六十二歲老翁,於北區醫院獨立病房遭兩名軍裝分別警拳打下體、掌摑面部、以衣物掩蓋口鼻,以及用警棍拍打下體等虐待,並有影片佐證,最後兩名涉案警員被捕。 終於肯對過份使用武力警員作出行動,不過重點應落在警在不公開場合時竟然會對手無串鐵的市民施展過份武力,甚至可稱作虐待。 市民因為不信任警方辦事效率而要進行平民偵查。對於虐待老翁,有人可以說樹大有枯枝,但在這個市民對警方失去信心的時候,市民會認為枯枝不光那兩枝也屬合理想法。真不敢想似最近遊行示威中有多少市民受虐和不人道對待,而且據新聞所說受虐事主有投訴但沒受重視跟進,直至議員幫忙揭露事件才獲得跟進。 先不陰謀論任何包庇行為,面對現在民憤程度,除非打算要強力輾壓,否則動作慢不了,包庇亦包不了。不過仍然不迫不辦,不要再說行動不完美,無人對警隊期望過完美,有人持刀斬人期望有警員盡快到現場、拘捕後受合理對待,這是應該。

示威無間道

假設執法機構定義了示威是犯罪犯法,警方於執法期間如處理黑黃賭毒等行動一樣動用卧底,我表示理解。理解不代表認同,因為現在警方最缺乏就是市民的信任,而信任正正就是不認同的主因。 警方或政府頻密的記者招待會都是火上加油。記者招待會的言論不是沒營養就是有挑釁示威者的火藥味,例如「鐳射槍」之說及其執法程序和指歡迎受創女生報案等。 就算是多支持警察的市民,只會在有特別活動進行事才穿上支持警察的衣物。機場事件中的記者,沒記者證反而在採訪期間攜帶相關「支持警察」的衣服,我看著是劇本。 再加上早前卧底直接在行動中零秒浮上水面公然執法,恕我對政府加上欲加之罪,個人感受就是政府或中央嫌事情不夠大,就是要助燃升溫,促進示威者造成一些不可收拾的局面,藉此重拾市民的支持、中央大力支持,更方便以更強硬方式處理。 怪不得市民對警方不信任,看到掃黃行動執勤期間藉工作去免費召妓的新聞,看到休班警員性犯罪和盜竊的新聞,非無原因吧。雖高層說警員不會參與,但我認為跟本沒人能保證混入人群的警員不會有任何煽動和執行示威中涉及破壞和違法行為。 可以說我是陰謀論,我說我是事實論陰謀。

暴力有道

如果說集會活動未經批准超時要驅散,那屬於警察職責,我明白;如果說部份示威者使用較激進和暴力手法表達訴求,執行職務時要使用一定武力去制止和展開拘捕行動,我明白;如果說施行武力期間有誤傷他人或造成意料以外的重傷,歸咎於拳腳無眼,我表示明白但不完全認同。 警察有著比平民大的權力和攻擊性高的武器,採取武力時應該更克制和依法或依照守則去應用武器 。除了武力外,執法的手法或是否守法也是相當重要。 今次持續的「黑衣事件」中,元朗、荃灣和北角都有第三方武力團體行動,我就是不理解只有「黑衣人」成主要執法目標包括追捕和控告,甚至默許那些團體辦事或延遲出動到場維持治安的動作。 面對進攻中的示威者採用武力我會形容是無可厚非,但力度強度和應用方法相當值得商榷。混亂情形下誤傷記者、急救員或市民不是完全能避免,但短距開槍、推人落扶手電梯、圍困狂毆和室內擲催淚彈等行為個人認為警方是「殺紅了眼」和加入個人仇恨情緒而行。現場更被發現「黑衣人」手持伸縮警棍攻擊示威者,警方疑似混入示威者當中,在減低警覺性時作出拘捕行動,立刻有人陰謀論指除拘捕行動外,「無間道」的任務包括煽動、發動和參與相對暴力的激進活動,令市民對有關人事反感,增加警方執法認同感。 網上有影片顯示警方對示威者插贓,把長條尖銳物放到被捕示威者身上或行裝上;向著港鐵站內進行發射動作然後車站裡隨即煙霧瀰漫,先否認後來記者會上交代事件才承認在車站發射催淚彈;有記者訪問上面提到的「無間道黑衣人」時向對方問是否警察和要求出示委任證,「無間道」表示無需要出示委任證然後否認是警察就轉頭離開隨後走進一車牌登記為政府登記的小巴裡。三個字,無誠信。 假設遊行錯、示威錯,警察最正義,執法為治安,我無法理解展示證件有何難道。又或者這樣說,證件可以是仿製但市民會因「展示」動作更安心更配合警察的行動。沒證件我可以懷疑你是屋苑保安員、角色扮演喜好人仕等冒警人仕,就算市民不合作也是相當合理,還有出示委任證是警例內容,這代表作為紀律部隊的警員沒紀律還是警隊高層容許警員忽視法紀。或者答案應該是「以上皆是」。

Pokemon 名偵探皮卡丘

首先我必須提到我認識的系列叫做「寵物小精靈」,這個翻譯音不乎意不像,但是這絕對是我一向聽慣的名字。至於「寶可夢」,音似乎是貼切於普通話,我理解官方想要有統一性,而香港地區市場較小,但理性理解以外還是想表達我是講廣東話的。 好啦言歸正傳,這套電影是跟想像不一樣。首先先表示非種族歧視,本來以為主角叫小智所以看到黑人做主角覺得有點不一樣,不過事實上演員是沒問題的。然後電影中的比卡超透過電腦特效呈現真實生物般的毛髮感覺而不是動畫「填色」效果,除了主角外,其他寵物小精靈都有藉著特技效果加強現實感,觀看時投入感亦加強。 「紅黃藍綠」時代的御三家有出現、首部劇場版主要角色「超夢夢」亦有出現,對於成長在寵物小精靈出現時間的我,相當有親切感。 本以為是百份百兒童向,卻有偵探和動作劇情,相當豐富。奸角人老想更換身體尚可理解,但要將其他人變到入小精靈身體裡的理念真的有點無法理解。 最終比卡超的身份更是驚喜,偵探、動作、科幻和親情,亦因它是「寵物小精靈」完全是我的回憶因而加分不少,電影整體都比預期中「卡通真人版」的預期好得多,一看無仿。

感覺感受和反應

今天要分享的主角是「感覺」,說者有心看者自己套用在有意之事上,反正得覺得適合套用的情況相當多。 例子中反應強度不代表當時人感受熱量的大小,就算是沒作出反應亦不代表燙到,然而即時被沸水燙倒又不代表一定燙傷。因此存在著「感覺」、「感受」和「反應」,三者有著不一定對應的關係,因人而異。 再一個例子是按摩,感覺到力度不一定享受,享受又不一定歡愉呻吟,大叫大叫著的又不一定不受得力又或者是特別享受,反而旁邊舒服到呼呼熟睡的可能才是最享受的一個。 同一事情,大家可以有相同或不同的感覺,然而依著不同人性格、背景等因素而有著相同或不同的反應,而反射動作大小程度又不一定反映得到大家對這件事感受的深淺。 一樣米養百樣人,大家可以有著不同的「感覺」、「感受」和「反應」,跟你不完全一樣的不一定不屬同路人,可以是步伐非完全一致但方向相同。 走的路,人的反應都是只屬於對方自己的,有感受是正常的,批評亦算是合理反應之一但批鬥則不應該。別人跟你不同感覺、感受又怎會有一樣反應,那不代表對於的習慣、看法和做法是有問題。 批鬥傷感情亦是相當野蠻,這個時代應該能夠容許同時存在多種聲音。又一個例子,我跟你是相識的,你食素我食肉,不代表一定不能同台吃飯,例如「碟頭飯」,你有你吃羅漢齋,我有我干炒牛河,依然可以談笑風生,若然話題到環保、宗教甚至健康話題,如果意見不同可以選擇避重就輕甚至直接跳過。食素者可以以分享和勸喻形式跟我說吃肉有多不環保且殺生之類,說話見我無動於衷就自己轉移話題,倒不能指摘對方殺手多說對方不是,直指對方是做錯事,一旦這樣做就容易傷感情了。難道我又取笑你吃有機菜是錢多買爛菜,相當愚蠢。 話不投機半句多,就少說半句,好朋友當不成亦不一定到敵對的局面。嘗試體會不同人的「感覺」、「感受」和「反應」有時候更能夠開拓視野,擴闊思維,減少鑽牛角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