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名偵探皮卡丘

首先我必須提到我認識的系列叫做「寵物小精靈」,這個翻譯音不乎意不像,但是這絕對是我一向聽慣的名字。至於「寶可夢」,音似乎是貼切於普通話,我理解官方想要有統一性,而香港地區市場較小,但理性理解以外還是想表達我是講廣東話的。 好啦言歸正傳,這套電影是跟想像不一樣。首先先表示非種族歧視,本來以為主角叫小智所以看到黑人做主角覺得有點不一樣,不過事實上演員是沒問題的。然後電影中的比卡超透過電腦特效呈現真實生物般的毛髮感覺而不是動畫「填色」效果,除了主角外,其他寵物小精靈都有藉著特技效果加強現實感,觀看時投入感亦加強。 「紅黃藍綠」時代的御三家有出現、首部劇場版主要角色「超夢夢」亦有出現,對於成長在寵物小精靈出現時間的我,相當有親切感。 本以為是百份百兒童向,卻有偵探和動作劇情,相當豐富。奸角人老想更換身體尚可理解,但要將其他人變到入小精靈身體裡的理念真的有點無法理解。 最終比卡超的身份更是驚喜,偵探、動作、科幻和親情,亦因它是「寵物小精靈」完全是我的回憶因而加分不少,電影整體都比預期中「卡通真人版」的預期好得多,一看無仿。

感覺感受和反應

今天要分享的主角是「感覺」,說者有心看者自己套用在有意之事上,反正得覺得適合套用的情況相當多。 例子中反應強度不代表當時人感受熱量的大小,就算是沒作出反應亦不代表燙到,然而即時被沸水燙倒又不代表一定燙傷。因此存在著「感覺」、「感受」和「反應」,三者有著不一定對應的關係,因人而異。 再一個例子是按摩,感覺到力度不一定享受,享受又不一定歡愉呻吟,大叫大叫著的又不一定不受得力又或者是特別享受,反而旁邊舒服到呼呼熟睡的可能才是最享受的一個。 同一事情,大家可以有相同或不同的感覺,然而依著不同人性格、背景等因素而有著相同或不同的反應,而反射動作大小程度又不一定反映得到大家對這件事感受的深淺。 一樣米養百樣人,大家可以有著不同的「感覺」、「感受」和「反應」,跟你不完全一樣的不一定不屬同路人,可以是步伐非完全一致但方向相同。 走的路,人的反應都是只屬於對方自己的,有感受是正常的,批評亦算是合理反應之一但批鬥則不應該。別人跟你不同感覺、感受又怎會有一樣反應,那不代表對於的習慣、看法和做法是有問題。 批鬥傷感情亦是相當野蠻,這個時代應該能夠容許同時存在多種聲音。又一個例子,我跟你是相識的,你食素我食肉,不代表一定不能同台吃飯,例如「碟頭飯」,你有你吃羅漢齋,我有我干炒牛河,依然可以談笑風生,若然話題到環保、宗教甚至健康話題,如果意見不同可以選擇避重就輕甚至直接跳過。食素者可以以分享和勸喻形式跟我說吃肉有多不環保且殺生之類,說話見我無動於衷就自己轉移話題,倒不能指摘對方殺手多說對方不是,直指對方是做錯事,一旦這樣做就容易傷感情了。難道我又取笑你吃有機菜是錢多買爛菜,相當愚蠢。 話不投機半句多,就少說半句,好朋友當不成亦不一定到敵對的局面。嘗試體會不同人的「感覺」、「感受」和「反應」有時候更能夠開拓視野,擴闊思維,減少鑽牛角尖呢。

是日午餐焦油拌尼古丁

看看手錶, 時分兩手指著的是被安排好的時間, 名為午餐,又名午飯, 反正就是喘口氣的時間, 貪婪大力的, 仿佛這是唯一能呼吸的時間。 管他午餐還是午飯, 我都不需要, 吾就在這「午時」獨往花槽角落點燃一撮火焰, 然後變小火光, 吸然後呼, 直到紙捲變成廢物, 再來下一支。 一個人一背影一角一支煙, 一小時接一支又一支再一支, 然後回去做煙蒂, 做煙灰。

中國好聲音

我追看了「中國好聲音」好幾屆,今季度亦剛剛完結,「鳥巢夜」名字有夠響但最終節目呈現的緊張程度和參賽者進步或改變沒中間淘汰賽期間程度來得大。當然這只屬個人感受,不帶任何客觀因素,亦無法帶客觀因素。內地和台灣這類選秀節目相當氾濫,選擇「好聲音」作唯一追看節目只是最初接觸就是它,多年來的習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