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友情現無情

或許她感覺太像我失蹤的重要人, 所以付出的真心比其他朋友多。 花時間、花心思、花金錢, 算是填補空虛的一片, 甚至認為我那看不到的好足夠當她另一半, 當然我清楚她跟「她」是不同個體, 所以會告訴自己走到這好了不能再走。 是過於投入嗎? 是。 因為可以找到失蹤的影子, 儘管人家視我作觀音兵。 亦因如此帶來不少失望, 朋友都說我「太」。 經常有一種「好必然」的感覺, 除了必然付出還有必然失望, 承諾約定通通被丟路邊, 「好朋友」不過如此, 不過不應不是這樣的。 反正, 不快樂也不願意再這樣待, 防止日久情生及不再失望, 絕情拔出斬情刀, 斬形同虛無的友情, 斷未萌的鐘情, 實行一勞永逸。 再見友情。 說得罪, 老實說沒有。 自我說服憎恨也只不過是自衛, 不要受友情傷。 起初還以為自己耐不住, 主動做那人指的觀音兵, 自控能力倒不錯至今都沒有。 十月十八, 仍記得那老朋友生日, 慶幸沒有花心思選禮物, 說到底, 從沒感受過對方有珍惜過友情。 解脫, 哈哈哈哈。

誰也有另一面

每人總有兩面, 即使表面上是溫馴的羊, 其實是披著羊被的狼。 只是平常以羊的姿態表現, 善良、忍讓。 面對侵略著, 羊會選擇退讓, 你前進一步我讓你一步。 但是, 其溫馴可不是絕對, 忍讓一步兩步, 就算十步百步也好, 不代表要忍讓「每一步」。 假若後退至懸崖, 沒法再退的時候, 那就是迫虎跳牆, 多溫馴的羊也被迫要把羊皮揭開。 變得冷酷、變得凶狠; 變得強悍、變得激進。 變成一頭狼保護自己, 防止自己受傷害。

瀟灑灌一回

渴酒才喝酒; 喝酒更渴酒。 灌一口, 我是任何時段的閒人; 灌一口, 我是打發時間的物品; 灌一口, 我是免費勞工的代表; 灌一口, 我是包管接送的隨從; 灌一口, 我是等待主子的奴才; 灌一口, 我是只會答好的僕人。 不歸根究底因渴而喝還是喝而渴, 乾脆瀟瀟灑灑通通往肚子裡灌。

夢‧該醒

段段雷聲貫耳; 響耳卻打在心。 不要再做夢該時候醒過來。 人總會沉醉於夢, 不由自主、不受控制, 甚至不願醒過來面對現實。 雷響提醒。 我喜歡雷聲, 便我身心舒暢、心曠神怡。 喚醒、反思。 夢縱使美好非常, 但我告訴自己必須認清「這是夢」, 「可能」在現實都不可能, 夢該醒!

受夠!受夠!受夠!我受夠! 受夠永無止境的等待; 受夠不會兌現的承諾; 受夠似有緣由的理由; 受夠燈蛾撲火的自己。 不要再撲火!不要再撲空! 我可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專屬冤大頭僕人, 更不是搖著尾巴叫主人言聽計從的忠心小狗。 我相信…… 我可以拒絕陪你去看星星。 希望我可以! 嘗試我可以! 必定我可以!

一個「不」字, 簡單的四筆不, 卻像四百筆。 難寫難做難出口。 想個「不」字, 狂想曲要説不, 卻説「不要説」。 畢竟還是捨不得。 不行不捨不過; 不要不等不愛; 自己自知自言; 自嘲自諷自憐。 的的確確實實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