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死

日前教育局官員家人身亡,教育大學和網絡都有不少跟官員政見不同人仕張貼「恭喜」等幸災樂禍的字句。事出必有因,「賀死」又是否有理。

發生的事是白事,這是一般不會被認定值得恭賀的事。事件涉及官員家人,假設官員犯事甚至罪該置死,雖然有句說話叫「父債子還」,但這說法幾乎已經被大眾認定不合理程度與不平等條約無疑,所以我會引用大部份觀點都適用的「禍不及家人」。繼續說下去,那麼再以官員角度看下去,背景是年輕一輩較反感的建制派,得不到民心合理,正接受教育的人對現時教育政策不滿,作為當時人去不滿意有關施政機構和官員亦屬合理。根據上述原因所以要對其家人身亡之事「賀死」,似乎有點太過,對施政不滿意大可以遊行、示威、靜坐、抗議,其實「賀死」有自貶人格品德之效果。

有人說過去不少學子自殺,他家只死一員算賠得少。這合是十分值的探討問題,其實比較成續和與子女溝通是父母的責任,沒可能領獎就歸功你栽培之效,自殺就抵不住來自教育當局的壓力。有關學子自殺,教育當局有責任我是部份認同,家長對教育風氣的迎合,部份家長將自己期望投放至子女而做成壓力,聆聽子女分享上學狀況,以上種種可不完全屬於教育局之責。

民主、自由,不代表失禮、沒禮貌和無品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