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的距離

小時候,我最早接觸量詞時,有一對萬用字是能應用於當時我知道的所有東西,就是「個」和「隻」,甚至受到老爸看電視機播放的賽馬直擊耳濡目染,那時候描述距離我是用「幾個身位」,源於賽馬旁述員常說「幾個馬位」。雖然讀書成績差但乘著「九年田鴨校巴」的我中文不佳也學會了好個量詞,特別是距離單位,因為在數學科上少寫單位會被扣分呢。

廣告呼籲「行車保持兩米距離」,賽馬結果「冠軍和亞軍只差一個馬鼻距離」,對於這些描述我們起碼有個概念。自從電腦興起、智能裝置發展後,雖然通訊軟件大行其道,推廣科技業務的又會以「科技拉近人與人的距離」作宣傳,但不僅是我,我發現不少人對「距離」或者對「距離的單位」的概念漸漸變得模糊,我所指的是人與人關係的距離似近實遠。

「朋友」,以往我們所認識的朋友就算是點頭之交或酒肉朋友,我們都有「點頭交」和「酒肉交」的基礎交流,縱使一句行貨「得閒飲茶」也會得到對方點頭回應,這也是交流。就算是過去的「筆友」關係,也能透過對方字體來猜想對方外表、為人,這是種另類的交流。

來到現在,結識朋友已經是隨手隨口,「易過借火」。隨了上段提及的「朋友」外,自從互聯網的出現後,我們多了一種稱為「網友」的朋友類別。留言版、討論區甚至網上遊戲中以鍵盤為口,聊天交流。預設的字型、顏色,就算連表情也是一式一樣,合得來為盟,聊得多為友,持不同意見者又會分黨派,互相罵戰。亦因為不少平台都容許及歡迎用戶註冊,變相鼓勵用戶「分身」,不少人「說話責任歸分身,出事切換帳號奔」,又有少數人抽離不了或代入了網絡世界,例如網絡中被罵或輸掉遊戲道具後影響現實生活,甚至有部份網民會進行網上欺凌,看看新聞就知道互聯網影響力不下於現實世界甚至是更甚。

當然部份網友會約見發展成真實朋友,但不少網友的相約是按特定時間登入討論區、進入網絡遊戲,正正因為同時間上線的是千千萬萬網上使用者,就算對方不應約也會有其他網友代替。又因為網友間未必涉及自己現實生活圈子,所以網友也是個吐糟訴苦對象,久而久之部份人對互聯網產生依賴,甚至視網友比自己真實社交重要。沒錯,她今天是「對著」你訴苦,但如果你沒上線呢,相信網絡上還有千千萬萬知訴苦對象,誰也有機會取代自己的話,這絕對是不健康的關係。此外,新聞也偶有看到立心不良的網友相約後發生不愉快事情。並非說現實生活沒壞人,但對於我,有語氣、表情、動作的交流才叫容易認識了解對方。在社交網站和手機通訊軟件流行之後,我們隨便搖搖手機就能「認識朋友」,比方便麵還要方便,但跟方便麵一樣沒營養。

沒錯,「認識」變得容易了、方便了,或有交流但又有幾位深交?同樣地又有沒有發現身邊朋友依賴或沈迷這些「方便交友」,現實社交也少了交流呢?誰也可能是傾訴對象但有沒有可以了解你而為你把生活難題分析拆解呢?

就算講電話都會連貫性的通話但科技已經帶到我們到獨立一句一句的語音訊息,不察覺這種模式溝通生硬了嗎?

我有交網友,我會以本尊本心交網友,交流對事情的看法或是從對方發佈的文章學習新事物,但於現實生活我會盡量以原始說話動作去溝通。又不是不能說的秘密,明明看得到對方卻要把話丟到互聯網環繞地球一圈才傳到對方眼中,這種模式往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希望要到媽媽叫你從房間出來吃飯都要透過通訊軟件的時候,才察覺朋友家人都很陌生。

多久沒聽過家人聲音?多久沒面對面望過你的朋友?

無章法的文字,只是想看到文章的人跟你的家人、朋友,「得閒飲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