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情聖只有珍情

「上唇厚重情,下唇厚重性」,相信我是極大潛質當「性情中人」。今天要分享是「情」,不是批評拜金族先講金後講心的想法,不是講評別人從貧民區白手興家發跡後拋棄糟糠的行為,不是講述天梯的排除萬難都要一起的故事,當然也不是跟你說白雪公主的愛情童話。今天講的是自己對「情」的觀念,只是這樣。

在這洋紫荊商業城下,以金會友我理解;發跡後的人手掌看起來也更大,可以有本錢黏花惹草我理解;完全由感情而發無論如何都要一起我理解,一見鍾情後,天王老子都拆不開我理解,那到我講我的愛情觀,就看你理解不理解。

我是一個極感情極重情的人,無論親情、友情或愛情等等。除了重視還有尊重,我是不會濫用「朋友」一名的人,從小就把朋友、同事、同學分得很開,至今依然。如果要排名大概是先親情然後到愛情,最後才友情。

家人是我大半部份,當我的愛人未必要包容我家人的所有,但一定不能討厭我家人,相反也要家人接受。今天先把家人放在一邊,把朋友放在一邊,主要想說愛情。先表明立場,我不是想說自己是甚麼的情聖,我只是一個真情珍情漢。

除了第一個女朋友外,之後每次正式開始一段關係之前我都會對對方說出同樣的說話:「或者有些女生要自己的男人只愛她一個或守甚麼的一大堆規則,如果你說想要定時報告位置這不是問題,但我不能答應說出我只愛你一個的說話,我對每段關係都是認真投入,就算對方已經不需要自己,只要是我愛過的人,我都會一直愛著。同樣地,因為我都愛所以我也說不出我最愛你之類的說話,但我能夠保證我清晰了解誰是現在屬於自己的女人,而且我保證我不會是主動提出分開的一方…」

我就是這樣的人,認定了要交心的關係,會在開始之前發表自己對關係的尊重、看法等等。思想會否改變我不知道,不過至今都履行我說的不提出分開的諾言,當然你可以說我是失敗者。我不喜歡被拋棄,更相信我愛的人也不喜歡被拋棄,所以我不會做這種帶給愛人難過的角色。情況跟人家說要活得比對方久,因為不想對方因為失去自己而痛心一樣。

當然,我完全明白當對方知道我有這種想法後,如果用戰爭形容關係,我必然是處於下風,但未曾改變過想法,改變過戀愛的作風。因為沒想過要贏,要計較輸贏就只有棋局和商場。

至於成過去的感情,我會珍藏於心深處,回憶像茶一樣放得愈久味道愈甘。或者對方不需要我一句問好或關心,但我依然會留意住對方的近況。無論過了多久,無論是哪一個,無論是和平分開還是被罵都好,我都會偶然突然感到失去的傷感,哭泣;偶然突然感到當日的溫暖,微笑。

可以說我是病了,如果思念是一種病。
那麼,我是一個長期病患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