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牢座牢

小時候上學看著操場外的圍欄,
經常認為自己上學就是在坐牢;
長大後下班後途經同一幅圍欄,
才發現現在身處才是一所監牢。

有說當局者迷,
抑或旁觀者清。

究竟兒時看到的圍欄把學校區域劃分成監牢;
還是圍欄所劃分的是自由的校內和外面的大監牢;
也有可能是圍欄根本沒任何作用,
這世界根本是一座牢,
沒有所謂的邊界和界限,
亦不存在逃獄的可能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