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水可怕還是政治可怕

一個又一個公屋被發現食水含鉛超標,矛頭亂舞,從工程至政府等都遭受怪責,只要邏輯而論的確是人人有責。可以說我講風涼說話,我一點都不擔心,相反認為人比鉛水更可怕。

相關公共屋村出現於不同時期,亦不屬最新落成,為甚麼今天才有人揭發事件我不知道。黨派從反對調查至今帶市民請願的變臉功夫又是十分值得欣賞。城市論壇中專家面對檢驗質問竟然回覆說「明知水有毒都直接使用」,專業發言。新聞媒體引用發展中國家資源缺乏指香港有食水已經很幸福,絕對是特別的報導技巧。

我不是專家,亦不是受影響的用戶,說的話只屬個人意見並沒有數據支持。上面我說我不擔心鉛水,非絕對風涼話,因為個人偏信標準一般定得較高,如同食品的有效食用日期,賞味期限過一點吃也不會肚痛。還記得在電視看到受影響用戶受訪片段指家裡住著一位九十五歲老人家,叫人怎能不安心。表明我沒有不尊重的意思,就是樓宇非新落成,就是這樣的水喝了不短時間還有九十五歲,你問我我會答怎會不安心。

我不是說食水鉛份超出標準非需要正視的問題,我不是說工程不用規管。追究不如補救,聲討不如檢討,研究如何能做得更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