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香港

在開始一系列自由行政策後中港矛盾日益嚴重,最初是內地旅客跟本港生活習慣和文化有異導致出現一系列令港人側目的事情,為方便內地客購買消費品小店都被大集團或名店取締。後來一簽多行開通後,原本已經需要包容的遊客外,一種被稱「水貨客」的人流增加不少,他們以代購不同貨品到內地轉售、炒賣為生,除了購物行為,水貨客也有吃、喝、拉的需要,絕對是影響邊境區域的民生。

近日不少市民響應網上號召,到受影響地區展開一系列「光復香港」的活動,像是遊行和抗議。

本人同樣是受影響內地旅客的一群,像我工作地方附近多所食肆因為租金過高而支持不住,日常光顧的理髮店那大廈也被收購將要改建成賓館。引用本人常掛在口邊描述商鋪轉型帶來轉變的說話,「我們快要吃唇膏,舔皮包,啃金鍊維生」。

我同意「包容論」但容忍終究有限度,內地旅客對香港影響除了數字上影響外還有「變相佔領香港」。市民站出來發生是無可厚非,「光復香港」也不屬誇張之說,畢竟香港人的生活已經變化得不如從前。

最初的人群集結,本人還在一邊看電視新聞一邊跟媽媽讚好。不過最近在新聞留意到有關活動已經開始不理智,像是踢旅客行李和攔擋車輛等。

當大家把水貨客罵得體無完膚同時又想起大家炒賣的iPhone、紀念鈔是往哪售出?政府公佈經濟增長時,大家都會說經濟增長增長不到自己錢包,寧願少一個擾民旅客,到自己成為得炒賣受益人時又興高采烈的當果農。矛盾嗎?是否出現多重標準呢?

個人立場是認同近年香港的變化是相當討厭,表達訴求也是香港人的自由。至於表達方式是值得商榷,因為某些表達方式影響除了目標一眾人外,還有本地居民的生活和外地遊客的感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