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蛋革命

繼雨傘革命,在這個農曆新年又多了一個新名詞,「魚蛋革命」。

農委會新年期間旺角山東街及砵蘭街交界一帶,有熟食小販在後巷非法擺賣。期間有食環署人員到場執法,被現場人士包圍,指熟食小販是旺角夜市特色,需要捍衛。後來食環署人員報警求助。他們又號召小販改到其他地方擺賣,部分人將手推車推出馬路阻塞交通,後來演化成衝突。

事件中比以往警民不同的地方是有部份參與衝突的市民主動攻擊警方、燃燒的雜物作路障、掘起路邊磚頭作武器丟向警員和警方曾經對天開槍等等。

本人不認為事件成因是那小小的「魚蛋」,甚至是覺得整件事件屬於發洩性活動,是部份市民對政府和執法者日積月累的不滿的表達方式,並不存在甚麼目的。相關人仕指不是有預謀對於我說服性是零,有誰會在警民衝突期間回到辦公地方取木棍,甚麼辦事處會長期備有數目不少的木棍,突發性的事又如何準備一車又一車的物質。

小販是無牌,容許是人情,執法為道理。如果小販是藉口,這行動帶來的只有負面效果,破壞性行動令慣性支持反對政府一方撕裂,增加反感市民。路攤的受損、道路的地磚、雙方傷者等等,爛攤子誰收拾。

甚麼官迫民反,如果認為自己做的事是正義,用得著口罩嗎?怕甚麼秋後算帳,當掛著「革命」作口號又有革命的覺悟嗎?打記者又有多正義,對城市作破壞又是甚麼正義,看不順眼、不同立場就要動手,這可是充滿批鬥的氣息。

最擔心是習慣暴力,總有一天衝突不光出現傷者,不希望在新聞看到無論哪方的死亡消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