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富港聞的二月

最近一星期港聞版真豐富,只是本人有點忙又有點懶沒有善用這些題材。週日快完,長話不說,來摘要一下。

首先是2017-2018 財政預算案,由於原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經已辭去原來職位,因此本年度財政預算案由一月十六日才擔任財政司司長職位的陳茂波提交。內容平平,欲知詳情可到政府網站查看。雖然餘下任期只有約四個月,擔任財政司司長一職而搬入官邸不是甚麼大問題,問題是爲著那餘下約四個月的任期而動用錢帑約二百萬作翻新裝修,這似乎有點揮霍。

對於我最深刻的財政司司長是曾蔭權,原因應該是有關他的新聞由我兒時開始留意新聞到現在沒有間斷。最後當然是擔任了行政長官,不過近日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監二十個月。在理,一元一億都是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體現;在情,服務香港多年,就本人而言,年老才落得如此下場有點可惜。亦有說法是曾先生得不到紅光照耀,結果屬成王敗寇。政治戰爭我不會,我看到的是昔日「保皇戰友」突然消失了,反觀在案件中不少泛民人仕爲曾先生寫求情信。

雨傘革命爆發期間,有示威者向警員淋潑尿味液體後來被捕,不過有記者拍到有七名警員將此示威者以膠索反綁雙手後抬到一角落,拳打腳踢。該示威者已經被裁定一項襲警和兩項拒捕罪成立,而涉案七名警員在日前都已經被判傷人罪成囚兩年。隨後警察協會舉行會員大會支援警員,當晚人數指有三萬多人,有非法會之嫌。個案中示威者若有大力反抗而警員需要制服對透而使用適當武力為合理,但事實是七名警員在成功控制示威者活動能力後進行圍毆活動,這不屬於制服亦不屬於因示威者大力反抗而自衛動作。七名警員中有不是直接參與毆打活動,而是觀看活動發生,這是沒有制止的表現。如果說簡單如拾遺不報亦有機會判罪,平常看新聞亦指知情不報都可能被告隱瞞罪行,純個人意見,觀看者亦等同參與者,視為共犯。犯罪不是我說了就是,是由法官判決。追捕,制服後理論上不應該出現武力,可見得這不是平常警方所描述的適當武力,又或者說施行武力其間,七位是穿著制服掛上證件但不是在執行工作,亦可以被描述的「私刑」。至於涉事七位警員的支持者指警員有工作壓力,學堂沒教學、指引應對方法煩請按達意見進行修訂,另外如果受不了壓力你要退場亦沒人能阻止你,甚至勝任不了工作就不要幹下去,有機會面對示威者是投考時已經知道。少危險、厭力,類似性質的職業是保安,別人月賺萬多元,你起薪多萬多元分別就在此。三萬名自稱警員或警員相關人物,進行非法集會並表示不接受法庭判決,那香港市民如何信任不信任司法制度的執法人員,說起來應該說是我們交稅付不信任司法制度的人的薪金執維持法紀,實在可笑。本人另一個觀點是曾蔭權先生是錯,算他貪,害不了誰,打人可是會打死人。不過,涉案七警上訴是他們權利,我沒意見。

最後一則要提到是有關行政長官梁振英,有指將獲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以及增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