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

跟我相處過的人中超過半數會覺得我油腔滑舌,久違的雪兒也不例外,得悉我最近交了新女朋友,在一個午飯閒聊問我是不是認定了小貓為伴侶,又問我倆能否合得上來。事實上我覺得自己正職是「思考怪人」,有一種把事情從奇怪角度分拆定義再組合的怪癖,結果變成沒有直接回答小雪問題又擺了一大個對話框上桌面。

我肯定雪兒不太了解我,在她提出問題後,另一位小黃也參一口說「交叉花的是嘴,專心是愛」。的確除了讀書外我沒有不認真的事,早前才跟上司說可以說我事辦得不差但不要加上不認真的名號在我身上,小黃比雪兒了解我但相信他想不到我會是這樣演繹。

「雪兒你又不願意認定我,那我唯有在外面闖」本性如此,總要耍耍嘴炮裝花花公子。

然後我說明自己的想法,如果有認定不認定之分就非本人所為。我從沒為電影設定過片長,無論是三個月或是三年的電影都可以開拍八十年,只是每一次的女角都在中途辭演。誰也沒權認定,就算簽了合同,演員也有辭演的可能性。電影能拍就拍下去,這是我對「認定」的答案。

而於合不合得來,或者不少人認為一凹一凸為合得上,是天作之合。我認為如果人只會飾演凹或凸其中一角,那不是好演員,沒有好演員劇本怎樣天上有也只有落得地下無的效果。像我和小貓,她脾氣不少,我會隨她發脾氣但脾氣過後會跟她說道說不喜歡和用不上這樣之類。她發脾氣時也會留意我表情,我認我有臭臉的時候,有試過在發脾氣期間問我對於她發脾氣是否不高興。另外我有跟小貓約法三章,她有權對我發脾氣但不能輕易擺分手上嘴巴、罵過發過脾氣要好好哄我、家人沒義務接受小貓的脾氣。若然彼此有交流,不會有人長期演著同一角色,我會受小貓脾氣但絕對不是被控或所謂只是受的一角,因為我倆會互演凹凸二角。

「你要不要跟我嘗試配合一下?」我承認這是職業病,至於甚麼職業,或者是「花嘴員」。

凹好凸也好,因為關係非獨腳戲,沒有由二人分別寫出的「凹凸」可以成為完美的四方形。背景、習慣和經歷造就不同的人,大家寫出的「凹凸」理所當然存在不完美接上的位置,打磨可合,否則永遠是稜角,接不上扣不緊。

認定?每一個一起個的女生都有同樣一起走下去的可能性。合得來?地面上沒有完美四方形,只看大家願不願意磨平自己的稜角。

雪兒明白嗎?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在說甚麼。

One Reply to “天作之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