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覆的那一晚

明明是牆上的一個影子,
無疑是一個影子,
卻像是活過的,
的確曾經活過的。

棕色捲髮頭,
仿佛縱橫交錯的迷宮,
只要被捲進去就跑不出來的感覺。
水靈的雙眸,
似乎能連結靈魂,
將其看穿和禁錮。
溫柔的聲音,
從耳邊進入藉神經傳遞,
撫摸著分分寸寸。
總是迷惑人心,
從心曠神怡精神放鬆至催情淫穢。

穿上睡衣爬上睡床,
閉起雙目靜了心神。

看不到,聽不到,
嗅不到,觸不到。

那是神交,這是自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