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及安全性虐 (下)

最近每天睡眠時間大概只有五小時左右,精神不太夠,所以這篇跟上篇相隔較久。理論課就在上篇,今次就論實行。「收放自如」是可能應用在任何方面的大道理,特別是應於在性虐這有機會受傷的活動,對「收放自如」的需求更大。虐待或性虐過程中很多時被虐的一方都不容易表示自己狀況,一不小心身體就會「承受過大傷害」,甚至是永久性傷害。未學到「收放自如」之前先從「適可而止」入手,訂立「虐規則」和活用「望聞問切」其實已經可以避免身體「承受過大傷害」。

在學「望聞問切」和訂立「虐規則」前先要學會避免太重手,除了要知道身體上較脆弱的地方外,也要明白某些動作是製造危害而某些動作是避免危險。放在前會是「關節」,因為佈滿關節而很多人都會忽略了,一不留神就會弄受傷。第二重要的個人認為會是頭髮,拉扯頭髮於虐待也算是其中一環節,但頭皮其實是十分脆弱,要有效果而不受傷我會建議一隻手拉扯頭髮同時另一隻手把下巴或臉頰托住並依著方向頭髮的拉扯方向施力推壓,把施力點改為非扯頭髮的手,避免頭皮受損。脊骨我會列為第三個要小心的地方,建議要虐打向長肉的地方下手,因為脊骨是人體其中一個重要且易受傷的部位之一。至於行為動作,綑綁時注意死結、踐踏時注意力度。窒息、鎖著禁錮以及穿刺和見血行為都是一些危險行為,都是一些不建議項目。

另外我會建議在虐待或性虐進行前雙方先訂立「虐規則」,例如在虐打過程以某個量為一組然後一組組進行,當然每打一下前都問一聲會是最安全卻失連貫性,分組方法進行可達不失感覺又安全之效果。規則當然不僅圍繞虐打,個別項目的喜好和底線。甚至,言語羞辱可能也需要訂立規則,有些人會不喜歡「幹你娘」,我也相信有人因為這一句半句失言而鬧翻,所以要注意要罵甚麼話,始終難得建立關係,別因一兩句說話而受到破壞。在虐待過程受虐一方感到痛楚是理所當然的事,透過呻吟或說一些中斷語例如很痛或受不了之類來發洩也是十分自然,很多時施虐者未必能夠掌握受虐一方的狀態。

除了中醫外,「望聞問切」也可以應用於虐待或性虐中。引用中醫的意思,望,指觀氣色;聞,指聽聲色;問,指問狀況,而「切」我會詮釋為「切開中斷」的意思,就是我所說「適可而止」的「止」,「適而做異而止」。發現對方神色形態有異、呻吟聲音有異,甚至詢問時表示身體異常,就要「切」。

「安全語」用作表示接受程度為「太」的時候,可應用於痛或上面講到的言語羞辱接受程度,例如在虐打或臭罵期間說一句跟虐待過程無關的話語,例如是「蘋果」,以辦識「真的太不能接受」的情況。當然在虐待或性虐期間受虐一方會有失去說話能力的時候,可能要在進行前商量好一個得到共識的動作以示「要中斷」。

只要完全投入和充份溝通,溝通包括是事前協議和事後檢討,要從虐待或性虐中得到信任、共識、默契並非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