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體

身處人群內,
不由自主要向前走,
左穿右插的想要越過人海,
一層又一層穿過,
彷彿走不完。
腳步愈來愈輕,
呼吸愈來愈重。

長槍,穿刺;
鎚子,敲碎。
然後回復,
然後反覆,
然後,
沒有然後。

只有眨眼,
只有心跳起伏,
只有脈搏跳動,
只有這樣存在。

重回那人群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