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操守的英雄

前中央情報局僱員斯諾登接連爆出內幕,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要求電訊巨頭交出用戶的通話記錄以及國安局和聯邦調查局通過進入九大網絡巨頭的服務器,監控國民的電子郵件、聊天記錄、視頻及照片等秘密資料。事件披露後對於美國的自由、民主形像影響甚大,有如把自由女神像的的冠摘除。

資料曝光後,美國形像當然受損,斯諾登隨即被指是美國的叛徒,甚至是中方派來之間諜。來自各界的也爭相「參一嘴」,除了有聲援美方聲音譴責斯諾登所為外,更有一眾仇美者讚頌其行為,把斯諾登稱為英雄,是把美國假面具摘下來的英雄。

對於事件我立場中立,雖然後來事情發展為香港也是其中被察控目標,當然美國這些行為是不對的,但身處中國的我們會否有點五十步笑百步呢?

較早前才在隔代承擔一文提過的其中的想法: 每個國家也會有類似的事發生,美國也有監控市民,只是比較會包裝。

沒錯,今次秘密曝光會令美國聲譽受損但我認為很快會被沖淡,多年前舉軍找尋大殺傷力武器的故事的責任後來還是不了了之。其實,眾所周知最大殺傷力、最受監視的國家就是美國。畢竟還有我們偉大的祖國存在,美國的不自由民主情況也只是小巫見大巫,因為應該人家會包裝。美國,面牌自由底牌封建;中國,面牌封建底牌也是封建。

試想想,我們在用的電腦系統、軟件,手機系統、軟件,都來自哪裡?互聯網的來源又來自哪裡?論駭客或「軟動作」,中美哪方是盛年,哪方是幼年?

在這事件中我會從另一角度看,就是職業操守和道德。斯諾登的國民身份好、職業都好,這種大揭秘不應該由他這樣直接披露。或者轉換情境,假設他不滿美國背後做的事而在某餐廳向朋友吐糟而被侍應偷聽及發佈至媒體,這我會比較能接受。或者我從事跟資訊有關行業,我會對這操守方面比較看重和敏感。

我不認同中方美方的監控行動,我也不認同披露客人資料的行為。世界上很多人都該死,但殺人本來就是錯的事。無論理由有多充份,不對的事就是不對,這是我的立場。

另外,這事件我覺得這行為跟陳冠希淫照事件類似,只是情境上的差異。斯諾登就是那電腦維修員,我不能認同發放客人私隱會是一個對的行為。「閃卡」好看嗎?但發放「閃卡」這行為對不對?

這樣的情報員不專業,除非他真的是間諜,那就無話可說,專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