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不如信明燈

神佛不是本應近乎萬能不是應該極善嗎?如果說兩句不是質疑兩句就要小器,我覺得這個神佛也不值得追蹤。認識我的都知道我說話一向會留有餘地反而神佛例外,甚至與家人討論風水神佛時被家人喝我住口,我卻依然。媽媽前幾天跟我聊天,說我早前遺失錢包會否跟我平常言行有關,暗示天罰。自命非迷信的我當然把神佛撇清,更跟媽媽說我的道理,最後雙方達成協議,我盡量控制在媽媽面前少評迷信事而媽媽也要跟隨交通燈指示過馬路。本來我就不向迷信屈服,不過既然媽媽聊起這個為了家人也要定立一個虛設的協議。 Continue reading “迷信不如信明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