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伴侶式女犬

小鳳犬是我認識的朋友,她是虐戀的愛好者,角色就是我交代她的名字「犬」。在BDSM 中的調教有很多種,角色扮演會是其中一種,而當中從奴隸、動物至傢俱等。小鳳犬就是一頭女犬,就是在扮演寵物犬的角色。 Continue reading “非伴侶式女犬”

裂痕雞蛋

人與人關係處理並不是數學,沒有固定的公式。你對待別人好,別人不一定對你好。

當出現狀況的時,如果是親人,畢竟血脈相連,大部份都不會計較亦很快釋懷和好;如果是朋友,只要你能夠避免出席共同朋友的聚會;如果是同事,公私分明的一下班就抽身,受不住的辭職也是一個切斷煩惱的可行方案;如果是愛情關係,往往是最複雜,使人失去理智。

阿勁遇上了關係大考驗,發現疑似第三者的存在,伴侶近來跟一名異性朋友走得很近。想法就是困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胡同,要繼續還是要一刀兩斷,動彈不得。 Continue reading “裂痕雞蛋”

欣賞女人之綑綁目光

一段時間前我曾經寫過一個「欣賞女人」系列,當時的目的是希望看到文章的人更了解自己喜好以及指出原來女人的身體真的像藝術品一樣有很很高的可觀性;充撐文章庫同時希望讀者回到家中看看自己伴侶。「蒼井空是大家的」但坐在你旁撒嬌那位卻不是,那是你獨佔的藝術品,或者她不是劉心悠或林志玲但總能在她身上找到位置是特別吸引到自己。 Continue reading “欣賞女人之綑綁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