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友情現無情

或許她感覺太像我失蹤的重要人,
所以付出的真心比其他朋友多。
花時間、花心思、花金錢,
算是填補空虛的一片,
甚至認為我那看不到的好足夠當她另一半,
當然我清楚她跟「她」是不同個體,
所以會告訴自己走到這好了不能再走。

是過於投入嗎?
是。
因為可以找到失蹤的影子,
儘管人家視我作觀音兵。
亦因如此帶來不少失望,
朋友都說我「太」。
經常有一種「好必然」的感覺,
除了必然付出還有必然失望,
承諾約定通通被丟路邊,
「好朋友」不過如此,
不過不應不是這樣的。

反正,
不快樂也不願意再這樣待,
防止日久情生及不再失望,
絕情拔出斬情刀,
斬形同虛無的友情,
斷未萌的鐘情,
實行一勞永逸。
再見友情。

說得罪,
老實說沒有。
自我說服憎恨也只不過是自衛,
不要受友情傷。
起初還以為自己耐不住,
主動做那人指的觀音兵,
自控能力倒不錯至今都沒有。
十月十八,
仍記得那老朋友生日,
慶幸沒有花心思選禮物,
說到底,
從沒感受過對方有珍惜過友情。

解脫,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