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午餐焦油拌尼古丁

看看手錶,
時分兩手指著的是被安排好的時間,
名為午餐,又名午飯,
反正就是喘口氣的時間,
貪婪大力的,
仿佛這是唯一能呼吸的時間。

管他午餐還是午飯,
我都不需要,
吾就在這「午時」獨往花槽角落點燃一撮火焰,
然後變小火光,
吸然後呼,
直到紙捲變成廢物,
再來下一支。

一個人一背影一角一支煙,
一小時接一支又一支再一支,
然後回去做煙蒂,
做煙灰。

一支尼古丁

每天,
在上班前總要一抵舊地,
打開紙盒掏出火機,
抽一根,
有時候是兩根。

晨煙,
曾晚餐後送返的老地方,
環抱雙臂舌頭交纏,
待五分,
有時候十分鐘。

愈用力吸煙燒愈快,
最後唯有不得不丟煙頭,
可以再來一兩支,
也只是多一兩個煙頭。

煙頭,
那是唯一拿得著的絲絲點點,
幻想過的畫面早已如煙飄走。
煙味,
停在指留在衣,
灑不來脫不起。

唯一有可能是在這碰面,
出門或回家,
近來還好嗎?

燻唇齒 憶留味

香煙。
深刻又難忘,
矛盾的愛恨交纒。

我討厭香煙。
不健康的形象,
更厭惡那嗆鼻的氣味。
儘管如此,
比誰都愛它。

愛從妳口中吸煙。
香煙在你口內再被釋放,
濃烈嗆鼻的氣味變得比香水撲鼻,
更成為誘惑迷煙,
催人容易墮進溫柔鄉。
情不自禁的,
鼻子靠近你臉、靠近你嘴。
使盡九牛二虎之力把妳的……
與唾液一併吸進我的口裡,
猶如喝下甘甜清泉玉露一樣,
喝後更渴,
不能自拔。

煙燻過的腦袋明顯然不理智,
雙手異常靈敏但不由自主的。
像小孩學走般努力地攀上高峰。
嘴巴貪婪的吸啜著,
留下一片以示主權的瘀青。
煙霧迷漫,
翻雲覆雨然後煙消雲散,
煙幕後的朱唇夾住另一支點燃的香煙,
然後。

迷幻煙幕,
退散。
纒綿美景隨著煙雲消失,
抓不回,抓不回。
像煙幻,像霧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