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寫作是

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電影「狂舞派」奪取不少獎項。我沒看過這電影的預告片、我未曾看過這套電影、我不會因為這電影獲好評而去看。無論是動漫或書影,本人對以運動或興趣作熱血主題的作品都無興趣,甚至我會形容為冷漠。

我認識這電影之前,我認識的是其口號「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當時我還未得悉這口號是電影宣傳語句,而這句子後來也被各媒體網民改編成不同版本。我,我過去這一年寫東西比以往少得多,或者我就是少了份對寫作的熱血,就是「去不了幾盡」。 Continue reading “對於我寫作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