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午餐焦油拌尼古丁

看看手錶, 時分兩手指著的是被安排好的時間, 名為午餐,又名午飯, 反正就是喘口氣的時間, 貪婪大力的, 仿佛這是唯一能呼吸的時間。 管他午餐還是午飯, 我都不需要, 吾就在這「午時」獨往花槽角落點燃一撮火焰, 然後變小火光, 吸然後呼, 直到紙捲變成廢物, 再來下一支。 一個人一背影一角一支煙, 一小時接一支又一支再一支, 然後回去做煙蒂, 做煙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