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墜入迷惘

有種人很愛睡,每到假期就睡它十個二十小時,然後完。而我不是這種人,記得媽媽說過從小說不愛睡亦容易被環境聲音弄醒。不過近來可真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除了上班、吃拉睡和偶爾去游泳,我對甚麼都無興趣,或者應該說對生活、生存失去渴望,思緒完全陷入一種「做了又怎麼樣」的迷惘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