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變態的世界

死人、殺死人、肢解等字詞在最近常出現在報紙的港聞版,責任於養不教的父母、大而無當的社會,抑或是甚麼?

人性已經被扭曲了,弒父母的原因是父母要自己讀書、出國讀書,沒有時間運動以致體型不好等等。父母固然心痛,但相信這些原因會牽動不少人情緒,至少我。或者現今比較普遍,但出國讀仍然是不少人發夢都想達成的願望,不是光我一巴嘴,你看一眾關愛基金受惠者嫌政府撥款不夠其中一個原因是子女沒機會去遊學團就知道我說是沒錯。當然我是對「被關愛苛求者」反能,無錢幹嘛學人去甚麼旅行、遊甚麼學,但我想指出的是不少人希望出國卻無機會的事實。

面對失業,不積極求職還要沈迷遊戲世界,父母供你讀書,打本讓你投資還要這樣對父母,該碎屍萬段的是你,就是為人子的你。更感不寒而慄的是,一個人燒壞腦也罷了,幫兇又是甚麼一回事?

慘劇發生後在網絡上竟然還能看到「那人的父母迫兒子這迫兒子那真該死」之類的說話,其實說者未必有意但網絡就有種薰陶效果,只要聽者有心便成事。公共交通工具非禮、偷拍,青少年提前發生性行為,十歲出頭女生自拍手上「億萬生命白色黏液」且貼到社交網站,這些事情未必能全部歸咎於互聯網,但互聯網絕對有促成這些事情的能力。

對於這一切一切扭曲、變態的事情,我憤怒了。對於生兒育女,我的確開始恐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