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有的自由

未必忙碌,休亦未足,有種人就是要待著,到不睡會累死,到醉至睏,才願意到睡床,為的就是為自己爭取自由。

無上司、無工作、無家人、無朋友、無伴侶,餘下只有自己。笑哭怒呆的自由,茶酒汽水的自由等等,反正就是自由。

假笑官腔或是免身邊人擔心的維持假自然狀態等,通通不需要,面具脫至臉孔層,真正的眼耳口鼻,真正的自然的表情和狀態。

可能渾噩多這數小時甚麼都無做過,但得到可能是狀態心靈的平衡和實實在在的私人時間,儘管他人眼中仍然是浪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