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是我的母語

教育局網站一篇講述「粵語」非「母語」的文章引起軒然大波,由政客、學者、網絡紅人到市民都對此言論作出極大反彈批評。至於我當然是「粵語是母語」的支持者,不過我波動可不是那位「普通話人」而是我們的特首林鄭月娥女仕。由於母語風波掀得大,議員對官員問其意見是預料中事,只是想不到我們的特首林鄭月娥女仕對於議員追問其母語是什麼時,竟回笞「我不答這麼無聊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廣東話是我的母語”

無臉

我是無臉。
看是目無表情,
然而是不作無情感表達。
我知道笑哭怒奮一旦掛上臉上產生漣漪效應,
有時候會是連鎖爆炸,
收拾殘局真是麻煩。

我是無臉。
頂多只是被當成發呆,
就算被忽視存在。
或者有時會想舉一舉手說一句「在」,
還是默默站一旁較自在,
自在可能是因為習慣。

我是無臉。
白色面具底仍然是面具,
長袍裡面還是長袍。
究竟我是一個我還是有很多個我,
曾經也會有喜怒哀樂,
那些壓縮、壓抑的我你又是否樂於看到這個我。

我是無臉。
有時候會有讓他們散步的念頭,
呼呼氣抖抖擻,
但是已經太遲了,
他們早就被擠壓得臉癱、肌肉萎縮,
動只能動指頭,
又或者是抽抽嘴角。

我就是無臉。

「新我」回歸

我回歸了,在生活中角色有些轉變,已成人夫。新生活仍在適應中,然後會嘗試抽時間繼續更新下去。

以上是我的小近況更新,然後祝我新婚快樂吧。

成為人夫紀念日

理論上應該是睡覺養精神,我卻在吸塵收拾,做一些有的沒的。並不是沒有睡意,最近每天約睡兩小時體力精神早就透支了,眼皮很重就是蓋不下來。

一般睡覺後才算新一天,沒辦法睡覺的我只好依電子時鐘演算,逢夜進一已經三月三。

三月三日是甚麼日子?二零一八三月三前一天是元宵節,是大家吃湯丸的日子。

相關物品放上枱,少不了龍鳳燭和梳子,開始第一句「梳到尾」。回歸正傳三月三,上年以前不算甚麼,本年開始會是我的「成為人夫紀念日」。

眼硬閉時腦強停,補眠就在數小時,然後上映「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