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尼古丁

每天,
在上班前總要一抵舊地,
打開紙盒掏出火機,
抽一根,
有時候是兩根。

晨煙,
曾晚餐後送返的老地方,
環抱雙臂舌頭交纏,
待五分,
有時候十分鐘。

愈用力吸煙燒愈快,
最後唯有不得不丟煙頭,
可以再來一兩支,
也只是多一兩個煙頭。

煙頭,
那是唯一拿得著的絲絲點點,
幻想過的畫面早已如煙飄走。
煙味,
停在指留在衣,
灑不來脫不起。

唯一有可能是在這碰面,
出門或回家,
近來還好嗎?

舊戰友飯局

熟悉的臉孔,
陌生的會面,
無養份對話,
粗言又穢語,
老土想當年,
倒帶舊苦水,
溫暖的一晚。

重投園藝

最近小弟重新投入多年前興趣,就是園藝。種的較冷門,食蟲植物類別。無論如何是個好開始,看著植物有所成長,相當治癒。事實上還打算再繼續增加數目和推廣給朋友。 Continue reading “重投園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