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2019

明天是區議會選舉,在此呼籲要去投票、盡早出門、勿投白票。

無論取向是哪邊都好,作為香港人應該去表達自己的意見。無論投票結果如何,兩個字,「尊重」。

尊重亦包括盡能力令選舉順利進行,一字記之曰「忌衝動」。

雖然區議會非立法會,但仍有一定影響力。例如有關地區人士的福利的事宜、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公共工程和社區活動獲得的撥款的運用、特首選舉委員會的1200 人當中有117 票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等等。

事實上區議會或議員不時都出現爭議性事件,例如撥款興建成本極高實用性相當低的公共設施和景物、該區市民在有需要時無法找到議員協助等等。

最後留兩句話,首先弄得滿城風雨的「逃犯條例」在立法會投票時建制派議員全投贊成,雖然立法會跟區議會不一樣但是都是同一班「政棍」。第二,泛民裡多分歧一回事,不太滿意泛民政績是一回事,但今回是需要投給大方向。

第三句,香港人加油。

與暴力割蓆

標題那句「與暴力割蓆」是引用政府宣傳影片,對於這句口號我是同意的,我們該與所有暴力割蓆。恕我懶找資料,一如以往都是引用維基百科對某字或某件事的描述,以下就是維基百科對於暴力的描述。

暴力一般可被區分為「直接暴力」、「結構性暴力」和「文化暴力」。直接暴力意指直接造成肉體或心理傷害的作為,是中斷或限制滿足人類基本需求如生存、幸福、認同、自由的一種顯然可見的暴力;結構性暴力是一種寄生於結構,即是由於政治、經濟、社會體制所形成權力與資源分配的不平等而產生的隱性暴力,這種暴力可導致某些人的生存或基本需求間接地遭受威脅;文化暴力也可以被理解為文化霸權,這種暴力依靠對文化、教育、以及媒體上的控制,主導意義的詮釋權以規範是非對錯。此外,因為某些存在於文化體系中的元素會將直接暴力和結構性暴力合理化與合法化,故文化暴力亦被指是直接暴力與結構性暴力的生成源頭。

政府所描述的「暴徒」示威活動造成的破壞可稱暴力、警方執法時會出現「最低武力」或被媒體和市民揭露使用的過份武力也是暴力,更多時候被描述為「警暴」、政府引用「緊急法」所頒布法例也應歸算暴力的一種、大量市民反對情況下仍強行繼續推行施政動作和修訂法例也屬暴力。

由於「暴力」的例子多如天上繁星,而本文只想將焦點放於最近的「反修訂逃犯條例」的活動上,所以舉例至此。我想說的是暴力行動、暴力執法、暴力施政也當屬於暴力,面對暴力只會有兩種反應,一是接受,二是反抗。以肉體暴力即毆打為例,接受指只承受等待對方拳頭累了或者是被打死,而反抗就是字面的意思,結果不外乎成功擊退施暴者或是不論生死的被制服。而根據我貧乏中文能力去解讀國歌內容也是對「反抗暴力」的描述。

暴力是「一隻手掌拍不響」的事情,會是一個人對一個人或是一幫人對一幫人,而臣服、控制、制服、復仇和佔領等原因都會是暴力的動機。

就算是「雖無過犯面目可憎」,「面目可憎」看你不順眼就是要你躺下才舒暢,亦算是一種動機。雖然「個人觀感」是不客觀,但正因為我們都是人,每個人都有獨立思考和立場,而這些元素都影響著個人的想法和判斷甚至因此做出「暴力」行為。

舉個例子,示威鎮壓期間警察面對著被捕者做出的小動作,究竟是皮膚痕癢的自然反應還是想反抗的動作,執法者只能憑「個人觀感」去判斷。如動作視為反抗,警察多以「更大武力」去制服被捕者,施行武力者往往認為「出師有名」,相反其他人又可能認為是「過份武力」,即暴力。因此有關「暴力與否」往往不應該是「嫌疑施暴者」定義合理性。「警方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提倡正正為了「公道」或者叫「公正」,即在相同情況下對所有人平等對待,判斷行為的適當性,是否屬於暴力。當然「委員會」本身公正與否又是另一件事情,不過我們的政府連一個不公正的獨站調查委員會也不給市民。亦有句說話是「公道自在人心」,可算是判斷角度,反正在人心在民心,亦不需要任何證明了。

凡事總有因果,就是因為當初政府不重視民意,市民才以更激進的方法表達訴求,表達方式未必每人認同但不少人都理解其原意。雖然現在經常「煙霧瀰漫」又「槍林彈雨」,回想當初著未有那麼激進時,沒有人衝入立法會,「惡法」一定阻止不了。

若然「惡法」對於任何立場的市民都是「好法」,會有這麼多人反對嗎?如果這「惡法」是完美無瑕,相信政府會不惜一切地繼續啟動,提早鎮壓而結果是成功爭取撒回條例。這個結果正正是示威者為香港人所爭取的,協助市民跟暴政說不跟暴政割蓆正正就是示威者。

有人描述學生是這場運動的中流砥柱,好好的一個學生怎會製作氣油彈,好好的一個學生怎會製作投石車,再看看本港學府於世界排名,動機真的是為了收取外國勢力的資金嗎?

坐牢是基本後果外,還有存在警暴危機。你可以不相信但示威者們都信了,警暴包括過份武力包括拳頭至槍械、強奸、殺人棄屍和強加上其他罪名等等。到底收多少錢才願意這樣「犧牲」?或者我該說是「賣命」,畢竟有不少人認為法例通過與否對自己生活沒大影響,學生在做多餘事。

如果是你會冒著被殘廢、被強奸和被殺死等的風險賣命去挑戰政府來換取金錢嗎?

「暴徒」出現因為有「暴政」,而「警暴」的出現是警方要為「暴政」護航而產生的副作用,不論是長時間工作或被委派與日常不一樣的任務因不適應的壓力而造成的暴力行為在結果論都是暴力行為。

由於我仍專重「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先不平論各媒體質疑的「警暴」懷疑過案。不過警方於記者會上的表現我會描述「暴力指鹿為馬」,例如明明影片上警民已保持一定距離仍騎電單車向市民衝過去,警方描述成分開警民,又有指指揮官大吼槍要對頭瞄,記者會上重新定義成瞄頭意思是指上半身。真令我懷疑自己對距離和身體部位是否出現認知障礙。

我崇尚和平但更渴望公平,我不反對警方有著比市民較高的武裝,亦覺得市民犯法拘捕是有理,但「警暴」亦需要讉責和正視,行動中使用過份武力者而視成市民使用暴力一樣處理,不是說要直接送去坐牢,起碼要調查,起碼要解釋而不是「指鹿為馬」。

要和平,跟暴力割蓆是必須的,不過公平論民暴、警暴和暴政也該說不。結果論,沒有暴政就沒有暴徒,為暴政護航而產生的警暴亦會消失。

狗急跳牆 事急馬行田

「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俗稱「緊急法」, 於1922年時由港英政府因應海員大罷工事件訂立,並於1997 年過渡到特區政府繼續適用。現行條文授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其認為屬緊急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毋須先經過立法機關審議。

換而言之,「緊急法」是容許行政長官凌駕性地擱置、更改、擴大現行法例,毋須經立法局來制訂新規例的緊急措施。

我不是熟悉法律人仕,資料都是從網上搜集,反正資料是否準確是一回事,市民的擔心大概是以下內容。

規例內容範圍涵蓋審查傳媒、禁止集會、管制交通、沒收財產、修訂法例、強制服務、遞解離境等等,有效時期可持續至另行命令廢除,權力相當廣泛。

2018 年超強颱風山竹襲港。翌日早上,香港天文台改發三號強風信號,但香港多處有塌樹情況,港鐵亦有樹枝壓毀高壓電纜,導致多條路線服務受阻,多個交通網絡接近癱瘓。因以保障市民安全,符合公眾利益為由有立法會議員提議政府可以引用「緊急法」宣佈停工,結果遭特首林鄭回應「沒有法律基礎和後果無法預料」,只是呼籲僱主彈性處理。結果是部分僱主「彈性處理」, 部分則「彈性剝削」,例如不上班或不準時上班就當曠工或是其實扣假、扣獎金等處理方案。

2019年10月4日訂立的「禁止蒙面規例」是自九七回歸後,首次動用「緊急法」執行的法律措施。當時香港正處於反修例運動之中,並出現持續加劇的暴力事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以「社會已出現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為理由於下午宣佈訂立「禁止蒙面規例」,條例當日午夜起實施,希望形成阻嚇作用以制止暴力事件發生及加強警方權力以幫助其有效執法。

事實上當市民定義成暴徒、活動被定義成是非法集結時, 警察行動所謂「執法有理」時,市民的行動本就定義為違法時,有多少人介意多背一條罪。此舉反而加強市民與政府關係的撕裂,還有不少爭議性個案,例如「只許警察蒙面不許百姓咳嗽」。

最大爭議是「警權果大執法有理」,蒙面加聚眾,我懷疑如果舉辦一場中國傳統變臉活動日,只要有哪個誰懷疑此活動和修例活動有關,「執法有理」。今年萬聖節就因為大批市民以「蒙面有理」聚集蘭桂坊,表示對「緊急法」和「蒙面法」的不滿,警方當晚七時封閉蘭桂坊出入口。

宣佈訂立「禁蒙面法」後教育局要求學校禁止學生戴口罩、手機遊戲口罩造型被修改等「得啖笑」事件。

相關法例似乎只會增加市民困擾,例如只要有特定人數和裝束警察就可以以其「判斷力」得到「合理懷疑」然後作出拘捕或邀請協助調查的行動。至於濫捕不濫捕,我相信他們主張「寧殺錯不放過」, 「先捕後放」對於警方也是合理合法的按本子辦事。

正如上面提及,「反正都是犯法多背一條罪又何干」,無法阻嚇或打嚇他們所描述的「暴徒活動」。

其實重點不在「蒙面法」而是「緊急法」,回歸後首次被引用後難免會令人擔心「一不離二」。鑑於現時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當是陰謀論都好,市民充斥著不同的擔憂,畢竟「事急馬行田」。下面到出幾個市民擔心出現的情況,供大家分析情況出現的機會。

例子一,假設今次事件過去,然後假設市民遵守「蒙面法」露面出席任何和平遊行示威活動,當有一日惡法重臨或是其他原因引發「勇武再現」,政府可以以「社會已出現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懷疑「勇武活動」和之前和平公眾活動相關,原先合法遊行示威被緊急追溯成不合法進行,對露面出席活動的市民進行拘捕。

例子二,鑑於以往多次情況,為著維持社會公共安全,避免網絡成為「暴徒」溝通工具,引用「緊急法」進行網絡監控和設置防火牆避免市民接觸某些外地網站。

例子三,引用「緊急法」以人民幣取代港元成法定貨幣或「新幣」執行同一政策。

例子四,懷疑市民資助「某些份子」,引用緊急法凍結其資產,包括金錢和物業。

例子五,懷疑某集團資助「某些份子」,引用緊急法凍結其資產,包括金錢和物業。

例子六,由於本港政局混亂甚至失控,為了維持管治穩定,引用「緊急法」宣佈一國兩制失敗,然後取消現有法制,依中國政府法律管治。

「緊急法」絕對可以影響民生和經濟環境,市民的擔心或者是無中生有但非無緣由。

義士勇武進行曲

今次想說的話很短,老套一句「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路走了一段時間後不妨休息一下,恢復疲勞的肉體和精神,整理思緒免迷失,亦可以檢討改善。

三級別的「休息」,原地紮營不行進,以上且不接收資訊,以上且離開香港數天。

每個人都重要,同時要告訴自己並不是那麼重要,離場小休隊友不會怪責你,亦不需要自責。

對了國慶快到了,有一日聽到國歌便看起歌詞,有著不一樣的體會,特別有投入感。

海賊王劇場版奪寶爭霸戰

上代鼻祖明哥甚至應該稱明爺其中一大貢獻是開創了不少動漫元素和將某些既有元素發揚光大,而尾田成長就是浸淫在這個動漫時代,作品亦受到明爺之啟發加上早期工作吸收其他漫畫家優點,最終造就了「海賊王」。

如果說尾田榮一郎是喝著鳥山明奶水茁壯成長並有機會青出於藍的漫畫家絕對是不誇張,一動漫有著熱血、打鬥、冒險,甚至政治等元素而不混亂,而其世界觀、人物和伏線設定之精妙,實屬難以超越。

我不會將兩個世代的人直接比較,畢竟沒有前人試作成功就沒有新世代的借鏡參考,更多改善或創新空間。

「海賊王劇場版奪寶爭霸戰」是最新劇場版,我看的是MX 4D版本,簡單而言就是多了吹風、震動、閃光、煙霧等幕外元素,令投入感提高。描述有點平淡,效果卻真的高不少。

先講基本背景,是承接動畫或者應該說動畫是刻意加入意外得到門卷的情節去鋪排劇場版。不過在時間軸上是矛盾的,因為根據主線主角團隊兵分兩路和其他角色事件的發生,劇場版出現的角色是無可能同時間出現,故可以看成平行時空。

雖然很多都走馬看花草草帶過但劇場版中出現的角色真的可以是「彩蛋放題」,只要細心留意粉絲定能找到不少以前出現,甚至以為不會再出現的角色。至於場景,不少畫面是經典重現或致敬,只要細心留意。

熱鬧的嘉年華做到,精彩的打鬥亦不缺,海賊、革命軍、CP、七武海的共同合作還是新鮮地出現,希望這梗不會被濫用。或者是屈服於主角光環的關係我還是覺得擊敗奸角有點太輕易。

一個前海賊王船員,前期未用果實完勝包括路飛的最惡世代,後期竟卻出現意志動搖露出破綻的情況。事實上以劇情的交代上,奸角行動動機缺乏,果實的作用也未能說服我除了令自己成為一個更大的活靶外有其他作用。

很早之前就覺得屠魔令沒有那麼恐怖,在故事發展到現在,起初令人聞風喪膽的屠魔令變成似乎成為了一種經典重提,其實是不值一提。

有看過海賊王作品,烏索普會打出「神發揮」不令人意外,還是欣賞其橋段鋪排,雖然有點老套。網上有人指其中出現的雀斑少女是艾斯的妹妹,雖然我對艾斯無愛,消息不輪真假經這樣腦補後,似乎又多了點懷念味道。

還能求甚麼

對於香港獨立和五大訴求,個人認為現時條件和形勢獨立機會近乎無可能,當然市民絕對擁有憧憬其他地區生活的權利。

至於五大訴求,第一撤回修例議案,其實政府已宣布議案「壽終正寢」,但不少市民因為沒用上「撤回」二字而不滿意,擔心有隨時恢復二讀流程。個人認為政府不使用「撤回」二字主要原因是「管治尊嚴」,表示不被市民威脅,但我相信林鄭在位期間議案再次提出的機會頗小。反之,今次撤回不撤回都好,我相信將來只要「阿爺」下命令,特區政府繞多遠小道亦有方法讓議案借屍還魂,不必急於一時。

第二和第三分別是撤回暴動定性和撤銷所有抗爭者的控罪,既然警方將部份行動定義是暴動,部份表達訴求行動又涉及本質違法行為,我看這兩項訴求要達成相當困難,這涉及一個地方的管治威信。當然不少人包括本人認為管治威信早就蕩然無存,警黑合作、過度武力、越權執法和仇恨報復等等,這就涉及到第四訴求,個人認為政府或警方唯一能夠回應,甚至滿足市民的一項訴求。

第四項訴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方執法期間存在不少值得質疑的行動,因此我認為就此作出跟進和不回避的正式回應是必須。既然在記者會以「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但亦都要改善」回應問題,不是說所有警察都是「黑警」,但若執法同涉違法就不該包庇並負上刑責,就算行動沒違反指引或法律也會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委員會就有其效用,亦可讓市民感受政府或警方修補撕裂關係的誠意,未來執法亦會有更大的認受性和公信力。其實市民都未擔心調查委員會是否真獨立、是否公正,政府就把這道門牢牢關上,我看不透。

第五項訴求個人覺得是買菜搭根蔥,真雙普選的訴求不是沒提出過,答案問誰也知道,不多說。

和理非手牽手

「波羅的海之路」出現於1989年8月23日,為爭取脫離蘇聯,波羅的海三個國家愛沙尼亞、立陶宛和拉脫維亞發起歷史性的和平抗議。當日時有約200萬人手牽手築成一條長逾600公里的人鏈,橫跨三國首都,以抗議蘇聯於1939年8月23日與納粹德國秘密簽訂「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後,佔領三國。後來三國陸續脫離蘇聯,宣布獨立。

而本月二十三日晚上則有模仿上述「波羅的海之路」運動的和理非抗爭方式,向世界呈現香港市民的團結,希望國際關注並支持,爭同時取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正視民意。

為令途人看到參與者都將手機電筒打開,造成由光點構成的路線。當日沒參與但有幸途經而有體會。在步行至巴士看到活動參與者只在路邊,沒有阻塞通道,在交通燈轉成行人走時會走到馬路串聯一起而行車時又不會阻車跑回行人路兩側,十分和平。

路線和人數不特別提,個人感受是團結和感動,在巴士打開自己手機電筒向街上參與者揮手表示支持。

這是真正的和平、理性和非暴力。

兩個稍快的快餐

今日帶來兩宗新聞。

將軍澳景林邨隧道發生發生持刀傷人案,三人受傷,疑犯昨午在羅湖過境時被捕。

多名街坊表示聯絡警方警方反應慢,自發通宵搜證緝兇,其團結力可嘉。事件上拘捕動作是用上警力外,不少應有警方做的動作都由市民自發性作出行動,反應仍有極大進步空間。

六月,一名涉襲警被捕的六十二歲老翁,於北區醫院獨立病房遭兩名軍裝分別警拳打下體、掌摑面部、以衣物掩蓋口鼻,以及用警棍拍打下體等虐待,並有影片佐證,最後兩名涉案警員被捕。

終於肯對過份使用武力警員作出行動,不過重點應落在警在不公開場合時竟然會對手無串鐵的市民施展過份武力,甚至可稱作虐待。

市民因為不信任警方辦事效率而要進行平民偵查。對於虐待老翁,有人可以說樹大有枯枝,但在這個市民對警方失去信心的時候,市民會認為枯枝不光那兩枝也屬合理想法。真不敢想似最近遊行示威中有多少市民受虐和不人道對待,而且據新聞所說受虐事主有投訴但沒受重視跟進,直至議員幫忙揭露事件才獲得跟進。

先不陰謀論任何包庇行為,面對現在民憤程度,除非打算要強力輾壓,否則動作慢不了,包庇亦包不了。不過仍然不迫不辦,不要再說行動不完美,無人對警隊期望過完美,有人持刀斬人期望有警員盡快到現場、拘捕後受合理對待,這是應該。

示威無間道

假設執法機構定義了示威是犯罪犯法,警方於執法期間如處理黑黃賭毒等行動一樣動用卧底,我表示理解。理解不代表認同,因為現在警方最缺乏就是市民的信任,而信任正正就是不認同的主因。

警方或政府頻密的記者招待會都是火上加油。記者招待會的言論不是沒營養就是有挑釁示威者的火藥味,例如「鐳射槍」之說及其執法程序和指歡迎受創女生報案等。

就算是多支持警察的市民,只會在有特別活動進行事才穿上支持警察的衣物。機場事件中的記者,沒記者證反而在採訪期間攜帶相關「支持警察」的衣服,我看著是劇本。

再加上早前卧底直接在行動中零秒浮上水面公然執法,恕我對政府加上欲加之罪,個人感受就是政府或中央嫌事情不夠大,就是要助燃升溫,促進示威者造成一些不可收拾的局面,藉此重拾市民的支持、中央大力支持,更方便以更強硬方式處理。

怪不得市民對警方不信任,看到掃黃行動執勤期間藉工作去免費召妓的新聞,看到休班警員性犯罪和盜竊的新聞,非無原因吧。雖高層說警員不會參與,但我認為跟本沒人能保證混入人群的警員不會有任何煽動和執行示威中涉及破壞和違法行為。

可以說我是陰謀論,我說我是事實論陰謀。

暴力有道

如果說集會活動未經批准超時要驅散,那屬於警察職責,我明白;如果說部份示威者使用較激進和暴力手法表達訴求,執行職務時要使用一定武力去制止和展開拘捕行動,我明白;如果說施行武力期間有誤傷他人或造成意料以外的重傷,歸咎於拳腳無眼,我表示明白但不完全認同。

警察有著比平民大的權力和攻擊性高的武器,採取武力時應該更克制和依法或依照守則去應用武器 。除了武力外,執法的手法或是否守法也是相當重要。

今次持續的「黑衣事件」中,元朗、荃灣和北角都有第三方武力團體行動,我就是不理解只有「黑衣人」成主要執法目標包括追捕和控告,甚至默許那些團體辦事或延遲出動到場維持治安的動作。

面對進攻中的示威者採用武力我會形容是無可厚非,但力度強度和應用方法相當值得商榷。混亂情形下誤傷記者、急救員或市民不是完全能避免,但短距開槍、推人落扶手電梯、圍困狂毆和室內擲催淚彈等行為個人認為警方是「殺紅了眼」和加入個人仇恨情緒而行。現場更被發現「黑衣人」手持伸縮警棍攻擊示威者,警方疑似混入示威者當中,在減低警覺性時作出拘捕行動,立刻有人陰謀論指除拘捕行動外,「無間道」的任務包括煽動、發動和參與相對暴力的激進活動,令市民對有關人事反感,增加警方執法認同感。

網上有影片顯示警方對示威者插贓,把長條尖銳物放到被捕示威者身上或行裝上;向著港鐵站內進行發射動作然後車站裡隨即煙霧瀰漫,先否認後來記者會上交代事件才承認在車站發射催淚彈;有記者訪問上面提到的「無間道黑衣人」時向對方問是否警察和要求出示委任證,「無間道」表示無需要出示委任證然後否認是警察就轉頭離開隨後走進一車牌登記為政府登記的小巴裡。三個字,無誠信。

假設遊行錯、示威錯,警察最正義,執法為治安,我無法理解展示證件有何難道。又或者這樣說,證件可以是仿製但市民會因「展示」動作更安心更配合警察的行動。沒證件我可以懷疑你是屋苑保安員、角色扮演喜好人仕等冒警人仕,就算市民不合作也是相當合理,還有出示委任證是警例內容,這代表作為紀律部隊的警員沒紀律還是警隊高層容許警員忽視法紀。或者答案應該是「以上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