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做床要叫

常聽人家說愛不是光用嘴巴說有多愛對方,而是要行動證明,概括時間、精神和金錢的付諸行動,此為如何「做愛」。然而切切實實的做愛,由於早期兩性關係都是先生愛後做愛,亦有因愛而做愛的說法和做愛令關係昇華的說法,因為相愛而展露彼此最私隱的身體部份並進行親密活動,不少人焦點都放在性器官交合的過程,性交。 Continue reading “愛要做床要叫”

強直鎖舞

早前發病而不良於行後,身體可算得上是聽聽話話,托賴正常。數星期前開始發現關節有異況,活動起來會出現卡住卡住的怪聲,以我知道就算健康人仕也會有機會出現這情況,所以不太理會。不過就最近開始有惡化,使我有點害怕,是非常害怕。 Continue reading “強直鎖舞”

中國好聲音

我追看了「中國好聲音」好幾屆,今季度亦剛剛完結,「鳥巢夜」名字有夠響但最終節目呈現的緊張程度和參賽者進步或改變沒中間淘汰賽期間程度來得大。當然這只屬個人感受,不帶任何客觀因素,亦無法帶客觀因素。內地和台灣這類選秀節目相當氾濫,選擇「好聲音」作唯一追看節目只是最初接觸就是它,多年來的習慣吧。 Continue reading “中國好聲音”

山竹思潮

較早時間颱風山竹襲港,威力相當驚人,如果說上年天鴿已經不弱,這回我對颱風的破壞力感受更深。文章發出已是風後兩星期,工人所整理的樹枝樹木還未完全清理,上街抬頭望亦不難看見折斷樹枝樹幹,還有彎曲的燈柱路牌等等的「風痕」。正如特首所說,幸慶無人因風災死亡,今天嘗試以較不同的立場整理「這顆山竹」的事件。 Continue reading “山竹思潮”